陈长荣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5-12-21(2015)宣中刑终字第00222号

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宣中刑终字第00222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长荣,男,汉族,1961年12月28日出生于安徽省宣城市,高中文化,宣城市金地棉业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住安徽省宣城市。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3年9月17日被宣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取保候审,2014年9月17日被宣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监视居住,2015年4月7日经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2015年7月13日经原审法院决定逮捕,同月14日由宣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宣城市看守所。

辩护人杨廷勇,安徽杰灵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蓉蓉,安徽杰灵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法院审理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长荣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案,于2015年9月24日作出(2015)宣刑初字第00176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陈长荣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安徽省宣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晓凤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陈长荣及其辩护人杨廷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0年3月,被告人陈长荣承包经营宣城市金地棉业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金地棉业)。

被告人陈长荣在中间商左某甲的联系下,与沛县鸿盛公司发生皮棉购销业务,在与中间商仅有122万元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按照中间商的要求,分别于2012年5月19日为沛县鸿盛公司开具1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1432184元,于2012年7月25日为沛县鸿盛公司开具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950069元,合计税额为274064.48元。其中,虚开1162253元(1432184元+950069元-122000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由沛县鸿盛公司全数申报抵扣税款133710.52元。被告人陈长荣收到1220000元承兑汇票和沛县鸿盛公司支付的1笔货款950000元后,回流950000元至刘某甲银行账户。

被告人陈长荣在中间商左某甲的联系下,与徐州聚茂公司发生皮棉购销业务,在与中间商仅有15.426吨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按照中间商的要求,于2012年10月25日为徐州聚茂公司开具2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2170008.8元,税额为249647.01元。其中,虚开1880000元(100吨皮棉,已扣除实际交易15.426吨。)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由徐州聚茂公司全数申报抵扣税款216283.18元。被告人陈长荣收到徐州聚茂公司支付的5笔货款,共计2170001元,共计回流2150000元至王某某银行账户。

被告人陈长荣在中间商刘某甲的联系下,与常州润伦公司发生皮棉购销业务,在与中间商仅有282.28吨左右的真实货物交易下,按照中间商的要求,分别于2012年6月14日开具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669060元(35.4吨皮棉,18900元/吨);于6月18日开具2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2341710元(123.9吨皮棉,18900元/吨);于2013年2月22日开具4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4567280元(246.88吨皮棉,18500元/吨);于2013年4月16日开具3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4173970元(225.62吨皮棉,18500元/吨)。价税合计11752020元,税额合计1352001.99元。其中,虚开6515680元(349.52吨皮棉)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后由常州润伦公司全数申报抵扣税款749591.3元。被告人陈长荣收到常州润伦公司24笔货款共计11751881元后,共计回流11571881元至陈某丙、魏某某、刘某甲、曹某某、张某某银行账户。

2013年9月17日,被告人陈长荣接电话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证明陈长荣承包经营金地棉业的事实

1、金地棉业工商登记等资料、接受证据清单、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法人营业执照、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申请认定表证实:金地棉业设立以来的发展过程。2007年4月24日申请设立登记“宣城市金地棉业合作社有限公司”,2007年10月8日变更企业名称为“宣城市金地棉业专业合作社”,陈长荣均为理事长,法定代表人。2009年5月31日宣城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记载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登记注册类型为其它企业,陈长荣仍为法定代表人。

2、接受证据材料清单、承包协议书证实:2010年3月8日,陈长荣作为乙方,与金地棉业作为甲方及各股东签订承包协议,约定由陈长荣承包经营金地棉业,承包期限为四年,每年60万元(含股息分红),一切责任自负,经营期间所发生的一切税费均有陈长荣承担。

3、证人汪某某、施某某、叶某某的证言均证实:他们于2009年5月入股金地棉业。2009年底,陈长荣主动提出要承包经营金地棉业,股东们同意后以金地棉业的名义与陈长荣签订了一份承包协议书,承包期限为四年,每年承包费是60万元。陈长荣承包以后,金地棉业的所有事务就由陈长荣一人负责。他们共占40%的股份,每年的固定分红是24万元。承包协议书都是各个股东自己的签字,协议签订后,他们就没有再过问金地棉业的事务。

4、被告人陈长荣的供述证实:他和儿子陈某及施某某、汪某某、陈某甲于2007年7月成立金地棉业,他任理事长,陈某、施某某、汪某某、陈某甲是挂名股东,实际上是他在管事,他每年给他们固定的分红。金地棉业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主要从事棉花加工。

二、证明金地棉业无法生产出其账面记载的皮棉数量

1、接受证据材料清单、照片、棉花加工资格认定证书证实:金地棉业使用的加工设备系400型打包机和轧花机,经验收合格获取加工许可证。

2、扣押物品决定书、随案移送清单、金地棉业2011年9月-2013年12月财务凭证、会计账簿等材料证实:金地棉业2011年9月至2012年12月收购籽棉为19996978公斤,2013年1月至4月收购籽棉3491120公斤。2011年9月至2012年入库皮棉为7547987.5公斤,2013年1至4月入库皮棉为1345904公斤。其中2012年9月至2013年4月收购籽棉23488098公斤,入库皮棉8893891.5公斤,产出比为38%。账面记录的籽棉与皮棉的产出比符合行业惯例。

3、调取证据通知书、2011年9月至2013年电量电费信息证实:2011年9月至2013年4月,合计用电628895度。

4、宣州区人民法院(2015)宣刑初字第00077号刑事判决书证实:在棉纺织企业中,小型轧花机加工一吨皮棉耗电约为60度,400型大型轧花机加工一吨皮棉耗电约为100度。根据行业能耗比,金地棉业使用的是400型大型轧花机,加工一吨皮棉一般耗电为100度,那么,例如2012年9月至2013年4月生产年度,加工8893.891吨皮棉,需耗电889389度电,而金地棉业仅耗电628895度电,加工一吨皮棉仅需耗电70度,明显不符合行业常情。按照能耗情况计算,金地棉业应耗电889389度,实际耗电628895度,差额部分260494度电可以加工皮棉2604吨,按照18500元/吨计算,销售可得48191390元,即4800余万元。本案中认定其虚开955万余元增值税专用发票,仅仅只为其无法生产的皮棉数量销售额的20%左右。

5、证人程某某、何某某的证言证实:程某某、何某某分别为金地棉业2010-2012年、2013年的代账会计。金地棉业2011年10月至2012年12月收购籽棉为19996978公斤,2013年1月至4月收购籽棉3491120公斤。2011年10月至2012年入库皮棉为7547987.5公斤,2013年1至4月入库皮棉为1345904公斤。

6、被告人陈长荣的供述证实:金地棉业使用的是400型大型轧花机。金地棉业有2台生产用电的变压器,所以有2个生产用电客户号,生产的时候两台变压器全部都在使用,一台变压器的电量不够生产使用。金地棉业日常的收购人员、管理人员有10个人左右,生产季节一般有20个左右的加工人员。

三、证明陈长荣收到货款后的回流资金情况

1、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金地棉业在宣城各银行的账户明细及陈长荣个人账户明细等证实:金地棉业收到沛县鸿盛公司、徐州聚茂公司、常州润伦公司的款项,后回流资金,截留部分作为开票费用的情况。

2、接受证据清单、金地棉业提供的记账凭证、银行回执、常州润伦公司提供的基本账户资金往来等材料证实:金地棉业收到沛县鸿盛公司、徐州聚茂公司、常州润伦公司的款项情况。

3、接受证据清单、陈某乙提供的金地棉业账户明细证实:金地棉业收到沛县鸿盛公司、徐州聚茂公司、常州润伦公司的款项后,通过陈长荣个人账户回流款项,差额部分作为开票费截留的情况。

4、证人陈某乙证言证实:他于2010年10月到金地棉业工作,负责银行业务相关的财务工作,2013年担任金地棉业出纳。他根据陈长荣的要求整理金地棉业与常州润伦公司、沛县鸿盛公司、徐州聚茂公司的业务往来货款的账目,把收到上述三家公司的货款转账到陈长荣的中国农业银行卡上,又转给别人的交易明细打出来,这时他才知道陈长荣在与对方做生意的时候,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转回去的资金是回流的货款。支付给收购中间商的大量收购款都是从公司基本账户上汇款到陈长荣的个人银行卡,再由陈长荣的个人银行卡支付给别人。这些过程他都是按照陈长荣的指使,用网银转账的形式操作。陈长荣的个人银行卡有农业银行卡6228…6310号和交通银行卡6222…6999号。

上述证据证实,金地棉业收到常州润伦公司24笔货款11751881元,回流到陈某丙、魏某某、刘某甲、曹某某、张某某账户11571881元,差额为180000元;金地棉业收到徐州聚茂5笔货款2170001元,回流到王某某账户2150000元,差额为20000元;金地棉业收到沛县鸿盛1笔货款950000元,回流到刘某甲账户950000元。

四、证明陈长荣为沛县鸿盛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1、宣城市国家税务局出具的《关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于我局调取资料的》情况说明证实:开具至沛县鸿盛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金地棉业在宣城市国税局领取,其中涉案的发票03458249-03458261号所属期为2012年5月,03566038-03566046号所属期为2012年7月。

2、立案决定书证实:沛县公安局对沛县鸿盛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已于2013年10月立案侦查。

3、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证实:沛县鸿盛公司于2011年5月20日设立登记,法定代表人瓮某某,公司类型有限公司(自然人独资),系增值税一般纳税人。

4、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证实:金地棉业将左某甲提供的沛县鸿盛公司相关信息提交给公安机关。

5、接受证据材料清单、委托书、购销合同、出库单证实:该证据系金地棉业提供的材料。金地棉业与沛县鸿盛公司之间签订了2份合同,分别为18800元/吨,单价交易80吨、200吨。出库单显示实际履行合同出库皮棉76.18吨(18800元/吨)和52.49吨(18100元/吨),价格分别为1432184元、950069元。

6、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证实:金地棉业分别于2012年5月19日、7月25日为沛县鸿盛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合计22份,价税合计2382253元,税额合计274064.48元。

7、沛县鸿盛公司认证信息证实:金地棉业出具的03458249-03458261号、03566038-03566046号增值税专用发票已经沛县国税局认证,税额为274064.48元。

8、接受证据材料清单、银行承兑汇票证实:石狮市丰发服饰有限公司出票给沛县鸿盛公司122万元承兑汇票。

9、证人韩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7、8月份,他成立第一家公司沛县鸿盛公司。他找到左某甲,让左某甲以价税合计4%的价格将进项票开到沛县鸿盛公司,他再按价税合计5.8%的价格给左某甲虚开销项票,由左某甲去卖,卖完以后扣除4%的进项开票费,将属于他的1.8%利润汇到他的银行卡上。左某甲开给沛县鸿盛公司的进项票货物品名是皮棉和加工费,要经过沛县鸿盛公司转换货物品名为棉布,这样买票的服装公司才能抵扣税款。沛县鸿盛公司收到的金地棉业的进项票,是左某甲联系好开来的,金地棉业开出的票号为03458249-03458261号、03566038-03566046号,价税合计2382253元,税额合计274064.48元。沛县鸿盛公司的进销项发票都是左某甲虚开的,沛县鸿盛公司与金地棉业之间根本没有真实业务。

10、证人左某乙的证言证实:左某甲是他哥哥。他没有到过沛县也没有到过宣城,左某甲于2012年10月份在兰考县出车祸去世了。

11、被告人陈长荣的供述证实:金地棉业开到沛县鸿盛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一个叫左某甲的人联系的,左某甲在金地棉业只买了一次棉花,当时左某甲是用一张122万元的承兑汇票支付的货款。他按照左某甲要求,分别在2012年5月、2012年7月分两次共开了2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到沛县鸿盛公司,价税合计2382253元。金地棉业收到沛县鸿盛公司一笔货款95万元,他按照对方要求回流到刘某甲账户95万元。

以上一、二、三、四组证据证实陈长荣在中间商的联系下,与中间商仅有122万元的真实交易,按照中间商的要求,为沛县鸿盛公司开具2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共2382253元,其中虚开1162253元,税额为133710.52元,由沛县鸿盛公司全数抵扣。

五、证明陈长荣为徐州聚茂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1、宣城市国家税务局出具的《关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于我局调取资料的》情况说明证实:开具至徐州聚茂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金地棉业在宣城市国税局领取,其中涉案的发票02216911-02216930所属期为2012年10月。

2、立案决定书证实:沛县公安局对徐州聚茂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已于2013年10月立案侦查。

3、徐州聚茂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查询表、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证实:徐州聚茂公司2012年1月13日设立登记,法定代表人孙某某,公司类型有限公司(自然人独资),系增值税一般纳税人。

4、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证实:金地棉业将中间商提供的徐州聚茂公司相关信息提交给公安机关。徐州聚茂公司被许可在中国银行沛县支行开设基本存款账户。

5、接受证据材料清单、购销合同、出库单证实:该证据系金地棉业提供的材料。金地棉业与徐州聚茂公司之间签订了1份合同,为18800元/吨,单价交易120吨。出库单显示实际履行合同出库皮棉115.426吨,价格为2170008.8元。

6、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证实:金地棉业于2012年10月25日为徐州聚茂公司开具2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2170008.8元,税额249647.01元。

7、徐州聚茂公司认证信息证实:金地棉业出具的02216911-02216930号增值税专用发票已经沛县国税局认证,税额249647.01元。

8、证人韩某的证言证实:徐州聚茂公司2012年9月份之前的进项票是他找左某甲按价税合计4%的开票费用虚开的,2012年9月份以后的进项票是他找左某乙、侯某某、刘某乙按价税合计4%的开票费用虚开的,开票费是他直接在购买徐州聚茂公司的销项票款里扣除,剩余的再汇到他的银行卡上。徐州聚茂公司收到的金地棉业的进项票是左某乙联系好开来的。金地棉业开出的票号为02216911-02216930号,价税合计2170008.8元,税额249647.01元。

9、证人左某乙的证言证实:左某甲是他哥哥。他没有到过沛县也没有到过宣城,左某甲于2012年10月份在兰考县出车祸去世了。

10、被告人陈长荣的供述证实:2012年10月,通过左某甲的联系,金地棉业开了2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到徐州聚茂公司,价税合计2170009元。金地棉业收到徐州聚茂公司五笔货款共计2170001元,回流到王某某账户四笔资金共计2150000元,差额2万元是开票费用。一般是按照200元一吨的开票费用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上述一、二、三、五组证据证实陈长荣在中间商的联系下,与中间商仅有部分交易,按照中间商的要求,为徐州聚茂公司开具2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共2170008.8元,其中虚开1880000元(根据陈长荣的辩解,按照200元一吨的交易惯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所以认定其收取2万元开票费用虚开100吨皮棉交易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税额为216283.18元,由徐州聚茂公司全数抵扣。

六、证明陈长荣为常州润伦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1、宣城市国家税务局出具的《关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于我局调取资料的》情况说明证实:开具至徐州聚茂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金地棉业在宣城市国税局领取,其中涉案的发票01425563-01425578、01501818-01501842所属期为2013年2月,01633603-01633639所属期为2013年4月,03467820-03467825所属期为2012年6月、03484168-03484188所属期为2012年5月。

2、接受证据清单、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开户许可证证实:金地棉业提供的常州润伦公司相关为信息证据。常州润伦公司2011年5月21日设立登记,公司类型有限公司(自然人独资),法定代表人魏某某,系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常州润伦公司被许可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凯旋支行开设基本账户。

3、购销合同、出库单证实:2012年6月26日、2013年2月10日,金地棉业与常州润伦公司分别签订了2份合同,约定18200元/吨、18500元/吨的价格分别成交200吨、300吨,实际于2012年6月14日、18日以18900元/吨价格分别出库35.4吨、123.9吨,2013年2月22日、4月16日以18500元/吨价格分别出库246.88吨、225.62吨。

4、接受证据材料清单、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证实:金地棉业分别于2012年6月14日、2012年6月18日、2013年2月22日、2013年4月16日,为常州润伦公司分别出具6份、21份、41份、3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105份,价税合计11752020元,税额总计1352001.99元。

5、常州市国家税务局出具的常州润伦公司认证并抵扣的增值税发票明细证实:常州润伦公司收到金地棉业开具的03467820-03467825、03484168-03484188、01425563-01425578、01501818-01501842、01633603-01633639号105份发票,合计11752020元,抵扣税额1352001.99元。

6、辨认笔录证实:2015年6月5日,通过一组照片,陈长荣未能辨认出中间商刘某甲。

7、证人郑某某的证言证实:常州润伦公司从金地棉业购买过增值税专用发票,具体购买多少、由谁联系记不清楚了。常州润伦公司与金地棉业之间有购货合同,大概有五六车的真实棉花交易,每车大概在45吨左右,但是开票金额肯定不止这么多,以税务机关认证抵扣的为准。多开部分一般一吨棉花支付300-400元的开票费用。货款是从银行账上支付。资金回流是中介负责,他不清楚。

8、被告人陈长荣的供述证实:金地棉业开到常州润伦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刘某甲联系的,刘某甲在金地棉业购买了6车皮棉,每车约40吨、货款约75万元,共计约450万元。每次交易都是一部分现金和一部分承兑汇票。金地棉业没有做账。因为刘某甲需要多开票,而且对方企业要汇相应的货款过来,用于做账和应付税务检查,所以这些真实的货物交易的货款就没有办法做账了。他按照刘某甲要求,分别在2012年6月14日开具6份计669060元(35.4吨,18900元/吨)、2012年6月18日开具21份计2341710元(123.9吨、18900元/吨)、2013年2月22日开具41份计4567280元(246.88吨、18500元/吨)、2013年4月16日开具37份计4173970元(225.62吨、18500元/吨),为常州润伦公司出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05份,价税合计11752020元。其中282.28吨计5236340元为真实交易,余349.52吨计6515680元均为虚开。金地棉业在2012年6月至2013年4月共收到常州润伦公司24笔货款,共计11751881元,后通过他的个人账户,回流给张某某、陈某丙、刘某甲、魏某某、曹某某等人27笔资金共11571881元,剩下的18万元,其中有8万元是开票费用,还有10万元按照刘某甲要求以现金方式支付给了刘某甲。一般的开票费用是200元一吨。

以上一、二、三、六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被告人陈长荣在中间商的联系下,与中间商仅有部分交易,为常州润伦公司开具10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共11752020元,其中,虚开6515680元增值税专用发票,税额为749591.3元,后由常州润伦公司全数抵扣。

七、证明陈长荣具有的量刑情节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宣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接到外地公安机关协查线索后,经审查,发现金地棉业没有真实货物交易向常州润伦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105张,价税合计11753500元,于2013年9月17日立案侦查。

2、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陈长荣的身份等基本信息。

3、到案经过证实,2013年9月17日,被告人陈长荣接电话通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长荣应他人之邀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共计1099585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案发后,被告人陈长荣接电话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在接受公安人员的询问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庭审中亦能如实供述,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陈长荣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被告人陈长荣所具有的法定和酌定的量刑情节及悔罪表现,决定对其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陈长荣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十万元。二、被告人陈长荣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陈长荣上诉称:宣城市金地棉专业合作社在棉花生产加工销售过程中,有相当部分是通过中间销售或者是终端厂家的销售员发生的业务往来,本案所涉沛县鸿盛纺织有限公司、徐州聚茂纺织有限公司和常州润伦纺织材料有限公司正是通过开具委托书,委托刘某甲、左锁健与金地棉业发生的业务往来,刘某甲、左锁健与金地棉业交易时存在有时不开票,有时多开票的现象。陈长荣应刘某甲、左锁健的要求开具的发票有部分是虚开的,但实际虚开数额并不清楚,原判根据增值税发票和回流款的事实认定虚开数额证据不充分,亦未排除合理怀疑,本案应查明金地棉业与两销售商之间有无真实交易。综上,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量刑畸重,请求二审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其辩护人发表了以下的辩护意见:1、对本案定性无异议,但主要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没有中间商刘某甲的证言和其他证据佐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无法认定金地棉业与中间商交易的具体数量、价款,不能查明陈长荣虚开的数额,陈长荣的供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金地棉业在陈长荣带领下不仅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更是带动了周边农户共同致富,在当前经济环境下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陈长荣也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党员,发挥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建议对其从轻处罚。案发后,其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良好,建议二审法院结合本案情况,对其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罪相适应的罚金。

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是:1、本案侦查、起诉、审判程序合法。2、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陈长荣的行为构成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原判已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扣除了可能存在真实货物交易的数额。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陈长荣的辩护人向本院提交了陈长荣以及金地棉业取得的荣誉证书、当选证书等十五份,拟证实陈长荣系优秀的共产党员、遵纪守法,是当地农民创业的模范带头人。出庭检察员质证认为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经审查认为,出庭检察员的质证意见成立,该组证据系陈长荣及金地棉业获取的荣誉证书等,与本案的定罪量刑无关联,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事实已被一审判决列举的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认证的相关证据证实。二审期间,上诉人及辩护人均没有提出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新的证据。故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长荣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共计1099585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上诉人陈长荣及其辩护人关于本案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陈长荣的供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上诉理由和辩解意见,经查,陈长荣在中间商的介绍下为常州润伦公司、沛县鸿盛公司、徐州聚茂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造成国家税收损失1099585元,上述事实,有安徽增值税专用发票、银行承兑汇票、情况说明和证人韩某、郑某某的证言等予以证实,与陈长荣在侦查机关多次供述相互印证,可以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认定,且原判已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扣除了陈长荣与中间商可能存在的实际交易额,故陈长荣及其辩护人此节上诉理由和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陈长荣辩护人关于金地棉业以及陈长荣对实体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等,应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案发后,陈长荣接电话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在接受侦查机关的询问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庭审中亦能如实供述,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陈长荣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判综合陈长荣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性,结合其所具有自首和自愿认罪的量刑情节,已对其减轻处罚,所作量刑适当,陈长荣及其辩护人关于原判量刑畸重、建议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陈 菲

审 判 员: 曹 沂

代理审判员: 郭 威

二O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赵叶舟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5123109459,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