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丽娇、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09-04(2020)浙11民终734号
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浙11民终7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胡丽娇,女,1970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庆元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庆元县濛洲街道银泰丽晶城住宅小区5幢商铺51-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1126MA28JFED8W。
法定代表人:胡素兰,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琳,浙江晟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胡丽娇因与被上诉人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一案,不服庆元县人民法院(2020)浙1126民初6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7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胡丽娇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将案件发回重审;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判令要求上诉人归还营业执照正、副本及公司印章并办理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无事实依据。一、被上诉人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后,经历多年的经营后,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现盈利。截止目前,公司账户已有六十余万元的余额。从上述账户余额可以看出,公司目前有良好的经营和盈利状况。鉴于此,公司应当维持此前的经营模式和管理架构,力争维持现有的经营活动。因此,无需进行工商的变更登记手续。二、在一审过程中,上诉人已向法庭提交了各股东的聊天记录,足以证实被上诉人的其余股东在此前的经营过程中,已多次明确表示要购买空白发票用以抵扣税款,被上诉人正是为了保证其他股东不实施此类违法行为,才将公章保存在自己手中,一审法院判令被上诉人交接公章等材料,被上诉人的股东将会实施上述抵扣行为,最终影响公司和社会利益。三、在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过程中,公司曾虚构多名临时员工,增加公司的员工工资支出,以减少相应的税收缴纳。为此,上诉人要求对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税务缴纳情况进行审计,补缴此前避缴的税款。四、如对方当事人更换法定代表人的要求是合理的,也应当等上诉人完成公司固定资产、账目的清点、交接,并处理好公司税务问题之后才能进行更换。如果这些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就要求移交是不合理的。综上,请求撤销原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辩称:一、除上诉状列明的上诉请求及事实理由外,因为上诉人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其他的请求及事实理由,故上诉人今天当庭补充的上诉理由,不属本案二审审查的范围。二、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1.本案是证照返还和变更登记纠纷,故本案的处理应当围绕上诉人是否持有相关证照、案涉关于公司变更登记的股东会决议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进行审查。2.在本案一审的审理过程中,包括在上诉人的上诉状中,上诉人从来都没有否认其持有相关证照,也没有就变更登记的股东会决议提出相反的意见,并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故原判在查明前述事实的情况下,作出本案的判决是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3.上诉人在上诉状中反复强调的观点,实际上就是其一审的答辩意见,而该观点不仅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也与本案处理不具有法律上的关联性。4.本案纠纷的产生并不是因为上诉人所称的经营、税务问题,而是因为上诉人作为公司股东在担任法定代表人期间,自己设立另外的公司进行同业经营,从而引发股东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在此情形下,公司的其他股东通过股东会决议的方式,调整公司的组织架构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至于税务问题,上诉人并无相应证据佐证其主张,相反答辩人在一审中所提供的证据,却能够证实是上诉人在向其朋友购买公司所需的设备时未开具发票,其他股东要求上诉人将发票补回来。同时,假如公司真的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形,也是在上诉人担任法定代表人期间发生,其责任应由上诉人承担。三、关于上诉人将公司的证照和公章拿在手上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说法,无论是从情理还是从法律上都是不能成立的。发票开具或者说税务处理,并不需要相关证照及公司印章。因此,上诉人提出的前述观点,与本案处理没有任何关系。四、在本案中,上诉人以陪家人看病等理由申请案件延期审理,但未提供看病后的相关票据,故上诉人存在滥用诉权,拖延案件审理进程,扰乱正常司法秩序的情形,而且上诉人的此种拖延拒不移交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工商登记及经营,损害了公司的合法权利。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原告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交还经行政、金融等部门或机构登记备案的原告公司印章、证照;二、判令被告协助原告办理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的工商变更登记;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月20日,被告与郑旺花、吴哲林、胡素兰四人共同出资(各25%股份)设立百城档案,制定公司章程,并推选被告胡丽娇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哲林担任公司监事。公司章程第十二条规定:公司股东会由全体股东组成,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依法行使下列职权:……;2.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执行董事、监事,决定有关执行董事、监事的报酬事项;……;10.修改公司章程;第十三条规定:股东会的议事方式:……2.临时会议:代表四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执行董事、监事提议召开临时会议的,应当召开临时会议;第十四条规定:股东会的表决程序:1.会议通知: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3.会议表决: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股东会每项决议需代表多少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规定如下:(1)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5)股东会的其他决议必须经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第二十一条规定:监事对股东会负责,依法行使下列职权:……;4.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会议,在执行董事不履行《公司法》规定的召集和主持股东会会议职责时召集和主持股东会会议。经营初期,公司经营状况良好。2018年下半年起,因分配机制、所得税的缴纳、财务处理等问题,股东间产生分歧,被告遂将公司的营业执照、印章等私自保管、藏匿,并导致公司部分营业收入未能及时收取到账。公司其他股东向被告提出交还营业执照、印章未果。2020年4月6日,由公司监事(股东)吴哲林召集,在百城档案办公室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1.胡丽娇不再担任公司法人代表(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变更为胡素兰;2.公司监事由吴哲林变更为股东郑旺花,并委托胡素兰做好变更(登记)工作和公司章程中关于法人代表的修改等事宜。在一周内,原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胡丽娇要配合胡素兰做好相关变更工作,并提供原公司营业执照正本、副本、公章印鉴等。公司股东胡素兰、吴哲林、郑旺花在股东会决议上签名,被告胡丽娇拒不签名。同日,被告在公司股东群中提交了退股申请书。逾期后,被告胡丽娇未配合办理变更登记及移交证照印章等相关事项。2020年4月26日,原告向该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胡丽娇交还证照及配合变更登记。
2020年5月6日,被告胡丽娇向该院提出管辖权异议,同月8日,该院裁定驳回其异议;2020年5月15日,被告胡丽娇不服该裁定,提出上诉,同月28日,二审作出裁定,驳回被告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原审法院认为,公司营业执照记载的事项、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的,公司应当依法办理变更登记,由公司登记机关换发营业执照。原告百城档案作出股东会决议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经变更,但未完成登记,现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代表法人提起诉讼,符合法律的规定。公司登记的变更未能及时完成,系因被告不配合所致;股东会作出决议后,被告应配合公司及时办理变更工商登记并交还公司证照、印章。故原告要求被告配合变更工商登记及交还公司证照及印章的诉讼请求,合法有理,予以支持。被告胡丽娇提出的百城档案经营状况良好、不需变更登记的抗辩意见,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其提出的未设立同业公司的抗辩意见,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案不予审理;其提交的百城档案监事吴哲林要求虚开发票避税的抗辩意见,与事实不符,且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予采纳。若被告尚有其他证据足以证明该抗辩意见,可在本案审理终结后,向税务机关举报、控告。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九条、第三十七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条的规定,判决:一、限被告胡丽娇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归还原告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正本、副本及公司印章;二、被告胡丽娇应配合原告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办理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胡丽娇承担。
本院二审中,上诉人胡丽娇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一、税务检查通知书,待证:公司有税务问题未解决;二、公司管理群微信聊天记录,待证:公司员工是吴哲林管理的、其并不是因为自己成立公司而把公司印章及营业执照拿掉的。三、公司管理群微信聊天记录,待证:2018年9月其提出撤股要求后,经与其他股东沟通,他们同意了,其才出来的。被上诉人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质证认为,证据一,真实性没有异议,但税务机关对公司进行税务检查,并不意味着公司存在税务问题;同时,税务检查与本案争议并不具有关联性。证据二、三,两组微信聊天记录均非本案二审新证据,而且聊天记录是打印件并非证据原件,其真实性无法确认;同时,从该聊天记录显示的内容来看,并无其他人员同意其实施同业竞争行为的意思表示,而且上诉人所主张的待证事实也与其自身认可的投资过一家经营同样业务的公司之事实相悖。因此,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认为,上诉人胡丽娇提供前述证据所待证的公司税务问题、同业竞争问题,与判断本案中其是否应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及归还公司证照、印章并无关联性,故对该证据,本院在本案中不予采信。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六条及第三十七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有权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
在本案中,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章程规定,公司执行董事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而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股东会依据公司章程规定,已于2020年4月6日作出了“胡丽娇不再担任公司法人代表(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股东会决议,故应认定该决议对包括反对决议股东在内的全体股东均具有约束力,胡丽娇作为公司股东、原董事应予以积极配合。现胡丽娇在涉案股东会决议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他人后,仍自行持有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正副本、印章,未履行相关协助义务,在客观上侵犯了丽水市百城档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权利并对其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程序造成了妨碍。同时,胡丽娇上诉所称的变更公司管理架构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存在税务问题及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待公司资产、账目清点交接完成后方能实施等理由,均非其拒不履行公司股东会决议的法定事由。若当事人存有争议的,应依法另行寻求救济。因此,原判判令胡丽娇配合公司办理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归还公司证照、印章,具有法律及章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胡丽娇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胡丽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永红
审 判 员 程允平
审 判 员 吴黄影
二〇二〇年九月四日
代书记员 李 倩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