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灿基与何国锐合伙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6-27(2014)东二法岭民一初字第16号
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东二法岭民一初字第16号
原告:何灿基,男,汉族,1972年6月19日出生,住广东省东莞市,系个人独资企业东莞市大岭山盈富清洗材料厂的投资人。
委托代理人:吴尚勇,广东君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钟辉,广东君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国锐,男,汉族,1969年9月10日出生,住广东省东莞市。
委托代理人:达燕,广东南天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何灿基诉被告何国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欧泽林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转换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欧泽林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黄方圆、人民陪审员吉伟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尚勇、被告的委托代理人达燕两次开庭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灿基诉称:原、被告于1999年5月21日至2011年9月30日期间合伙经营东莞市大岭山盈富清洗材料厂(以下简称“盈富厂”),双方各占盈富厂50%股份。2011年9月20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约定双方从2011年9月30日起终止合伙经营盈富厂,被告退出盈富厂的经营。根据上述协议书第11条的约定,原、被告双方一致同意2011年9月30日前盈富厂的债权债务双方各占50%。原告按东莞市地方税务局大岭山分局要求补缴盈富厂2007年1月起至2011年9月30日止所产生的未缴税款,共计补缴税款215360元,扣除原告退伙后应自行承担的租地部分税费19914元,原告和被告各应承担税费97723元(包括:1.被告应承担的合伙期间租赁土地产生的营业税、房屋租赁税、城建税、教育附加费、地方教育附加、企业所得税、印花税、堤围费59743元;2.被告应承担的合伙期间装修工程产生的营业税、城建税、教育附加费、地方教育附加、企业所得税、印花税、个人所得税、堤围费9495元;3.被告应承担的合伙期间安装消防工程产生的营业税、城建税、教育附加费、地方教育附加、企业所得税、印花税、个人所得税、堤围费28485元)。原告多次要求被告支付原告代付税费97723元未果,原告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向原告支付代付税费97723元及利息(以被告应返还的税费97723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从起诉之日起算至付清之日止);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何国锐辩称:1.原告主张的各项税费金额较大,未经核实,对真实性不予确认;2.原告主张的各项税费被告只承认租金税费与被告有关,但原告以前也有交过租金税费,因原告未提交已缴纳部分的税票单证,故此次是否重叠主张要求支付,被告无法确认,故被告对此部分的租金税费不予确认;3.与装修合同、消防安装合同相关税费,装修合同、消防安装合同上没有被告签名,被告对此完全不知情;此次原告是否已经支付了30万元及90万元工程款相应的税款及是否从中收取回扣,因原告未提供工程款支付凭证,故对其缴税的合理性提出质疑。另外,被告认为装修合同、消防安装合同相关税费与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这些税费与被告有关,即使被告应当承担,也只承担2007年至2011年期间消防安装合同税费的一半及装修合同税费的二十九分之四的一半,而不应承担全部的一半;4.最重要的一点是原告主张的这三项税费都可以通过摊销方式,少缴企业所得税,换言之,原告主张的税费应因少缴企业所得所税而冲抵,如果要求被告支付全部税费的一半是显失公平。即使原告胜诉,被告仍会另案处理,要求原告返还该些少缴企业所得税,希望法院查实原告在本案主张的税费已经摊销及摊销的金额。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9月20日,原、被告签订一份《协议书》,确认双方自1999年5月21日起至2011年9月30日止合伙经营的盈富厂各占50%的股份,并约定从2011年10月1日起盈富厂由何灿基独自经营,2011年10月1日起盈富厂产生的债权债务由何灿基享有和承担,与何国锐无关;2011年9月30日前盈富厂的债权债务各占50%。
2013年4月23日,东莞市地方税务局大岭山税务分局向盈富厂发出《询问通知书》,要求盈富厂的负责人何灿基于2013年4月26日到该分局就涉税事宜接受询问。2013年5月15日,原告向东莞市地方税务局大岭山税务分局补缴了收款方名称为东莞市华岭装饰有限公司的2007年装修工程税费合计18990元;收款方名称为穗港消防服务公司广州分公司的2007年消防工程税费合计56970元;收款方名称分别为东莞市顺发桩基工程有限公司及东莞市安业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的2007年至2011年9月期间的租金税费各34850元合计69700元、收款方名称分别为东莞市顺发桩基工程有限公司及东莞市安业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的2008年至2013年3月的租金税费各34850元合计69700元。上述各项税费,原告均能提供发票联及税收转帐专用完税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上述发票联及税收转帐专用完税证的真实性有异议,经本院释明,被告不申请对原告提交的上述发票联及税收转帐专用完税证进行鉴定。
原告主张,收款方名称分别为东莞市顺发桩基工程有限公司及东莞市安业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的2008年至2013年3月的租金税费各34850元,该项税费共涉及63个月,平均每月税费各为553.17元(34850元÷63个月),被告退伙(即2011年9月30日)后原告应自行承担18个月(即从2011年10月1日起至2013年3月31日止)的该项税费各9957元(即553.17元/月×18个月),两项合计为19914元(9957元×2),其余税费应各承担50%。被告承认租金税费与被告有关,但认为以前也有交过租金税费,不清楚涉案的租金税费与之前交纳的租金税费是否有重合。被告认为装修合同及消防安装合同上没有被告签名,被告对此不知情,对相关税费的合理性提出质疑。原告提供《东莞市华岭装修有限公司装修合同》及《消防安装工程合同书》拟证明涉案装修税费及涉案消防工程税费负担的真实性及合理性。上述《东莞市华岭装修有限公司装修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为不含税300000元,合同签订时间为2007年3月10日;上述《消防安装工程合同书》约定的工程价款为不含税900000元,合同签订时间为2007年9月8日。经本院反复询问,被告均表示不清楚涉案厂房有无进行相应的装修及有无进行消防安装。被告还提出,涉案税费可以通过摊销的方式抵扣企业所得税。原告陈述,涉案税费发票的收款单位并非盈富厂,故盈富厂不可能用涉案税费进行抵销,事实上,盈富厂也没有用涉案发票抵销企业所得税。被告未能提供盈富厂已将涉案发票抵销企业所得税的证据。原告主张被告返还应由被告承担的合伙期间的上述税费未果,遂于2013年11月2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解决。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证明、协议书、发票联、税收转帐专用完税证、装修合同、见证书、消防安装工程合同书、询问通知书及当事人的陈述附卷为据。
本院认为:本案是合伙协议纠纷。涉案《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涉案《协议书》对原、被告双方均有约束力。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原告主张的各项税费是否真实;二、原告主张的各项税费应否由被告承担。
关于本案争议焦点一,原告主张的各项税费有发票联及税收转帐专用完税证,可以证明涉案税费确已发生。被告对涉案发票联及税收转帐专用完税证的真实性有异议,但经本院释明被告不申请鉴定,故本院不采信被告的异议,并认定涉案税费真实发生。
关于本案争议焦点二,根据涉案协议书的约定,2011年9月30日前盈富厂的债权债务由原、被告双方各占50%,故2011年9月30日前盈富厂产生的税费也应由原、被告双方各承担50%。根据收款方名称分别为东莞市顺发桩基工程有限公司及东莞市安业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2008年至2013年3月的租金发票显示,该项税费各为34850元共涉及63个月,计得平均每月税费各为553.17元(34850元÷63个月),被告退伙(2011年9月30日)后原告应自行承担18个月(即从2011年10月1日起至2013年3月31日止)的该项税费各9957元(即553.17元/月×18个月),两项税费合计19914元,故收款方名称分别为东莞市顺发桩基工程有限公司及东莞市安业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2008年至2013年3月的各租金税费34850元中被告应承担的金额分别为12446.5元[(34850-9957)÷2],两项合计应承担被告应承担的金额为24893元(12446.5元×2)。其余各项属于合伙期间的税费,应由原、被告各承担50%,即收款方名称为东莞市华岭装饰有限公司的2007年装修工程税费18990元,原、被告各承担9495元;收款方名称为穗港消防服务公司广州分公司的2007年消防工程税费合计56970元,原、被告各承担28485元;收款方名称分别为东莞市顺发桩基工程有限公司及东莞市安业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的2007年至2011年9月期间的租金税费合计69700元,原、被告各承担34850元;被告应承担的金额合计为97723元(24893元+9495元+28485元+34850元)。被告主张不清楚涉案租金税费是否重复,因税费的征收属于税务行政主管部门的职责,税费是否重复征收应由税务行政主管部门审核认定,如被告认为涉案租金的税费属于重复征收,被告可向税务行政主管部门复议,如将来发生退税的,可作为合伙的债权,与原告按照各50%的比例进行分配,故本院对被告关于租金税费异议的辩解不予采纳。被告主张不清楚盈富厂的装修工程及消防安装工程是否有实际发生,经本院反复询问,被告还是表示不清楚,而事实上,原、被告合伙经营盈富厂达12年有余,被告不可能在合伙经营的12年里均没有到过盈富厂,故本院对被告的上述辩解不予采信。原告主张被告返还代付的税费97723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没有及时向原告返还代付税费,应向原告支付代付税费期间的利息。原告主张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从起诉之日(即2013年11月26日)起计算至代付税费清偿之日止,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限被告何国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何灿基返还代付税费97723元及利息(以97723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从2013年11月26日起计算至代付税费返还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244元,由被告何国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欧泽林
代理审判员  黄方圆
人民陪审员  吉 伟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廖新星
李婉琪
第1页共7页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