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广胜、李真演等合伙协议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2-06-02(2022)粤01民终3576号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2)粤01民终35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审反诉原告):谭广胜,男,1970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XX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强,广东宾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祥彬,广东宾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真演,男,1958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原审反诉被告):广州市卫华消防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791号1205、1206室。

法定代表人:李真演。

以上两被上诉人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月芳,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罗大才,男,1960年4月1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月芳,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谭广胜因与被上诉人李真演、广州市卫华消防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卫华公司)以及原审第三人罗大才合伙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1)粤0111民初83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2年2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谭广胜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驳回卫华公司及李真演的全部诉讼请求;2.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改判支持谭广胜的全部反诉请求;3.一审、二审诉讼费由卫华公司、李真演承担。事实和理由:一、涉案工程(包括聚然商贸大楼及蓝色派对KTV项目)只有卫华公司与谭广胜两方当事人进行合作,与李真演、罗大才无关。原审法院认定谭广胜、李真演和罗大才三方当事人存在合伙关系、蓝色派对KTV项目中某部分(增加项目692783.80元)与谭广胜无关,均是错误的。在本次合作中,李真演和罗大才一直是卫华公司的代表人或实际操作人,而罗大才在涉案项目中的身份、责任、利益分配均没有约定。施工队作为原告起诉的案件(2021)粤0111民初2090号民事判决认定卫华公司、李真演和罗大才共同向该案原告支付工程款,原审法院仅部分引用该判决推断谭广胜、李真演和罗大才三人合伙是错误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谭广胜同意蓝色派对KTV项目的增加项目692783.80元是独立于整个合作之外。二、2020年1月13日《汇总表》存在多项错误。在原审庭审时,原审法官询问关于《汇总表》的多个问题,双方均回答不了,显然该表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仅凭该表无法查清本案事实。三、依据真实数据进行计算才能还原本案真实情况。原审法院回避了伍志球签收了140万元的事实,仅凭卫华公司、李真演的陈述,在毫无证据的前提下认定1840557元与1330557元的差额50万元由谭广胜以现金形式收取,并认为谭广胜对此未能提出反证。谭广胜没有收到钱不可能提供证据证实自己没收到钱。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谭广胜的全部上诉请求。二审庭询中,谭广胜向本院补充陈述:李真演实际持有的合伙收入应为原审认定的427038元加上谭广胜并未收到的50万元现金合计为927038元。其不认可《汇总表》第四项关于李真演、卫华公司实际收取蓝色派对公司335万元款项,事实上李真演、卫华公司与蓝色派对公司结算金额是4042783.50元,应该按照该金额来计算合伙利润。其认为,谭广胜的收入为360万元;谭广胜的支出包括:交卫华公司90万元、经双方确认的办公室费用支出54万元、支付该施工班组的2369443元(370万元-1333557元),合计为3809443元;加上有争议的谭广胜支出的设计费264600元,谭广胜实际亏损474043元(360万元-3809443元-264600元)。而卫华公司(李真演)的收支情况为:2015年7月24日收入30万元、2015年7月30日收入10万元、2015年8月11日收入20万元、2015年9月23日收入20万元、2016年1月5日收入60万元,蓝色派对收入1083894.13元(4042783.5-2010000-扣税-消防门67万元-闫术新8.4万元-甲方扣款23526元),合计结余2183894.13元,故卫华公司应支付给谭广胜的利润应为854925.56元。其在二审庭询中明确针对本案的本诉、反诉一并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审判决,判令卫华公司支付谭广胜854925.56元及利息(以854925.56元为基数,按照LPR标准自反诉之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完毕止)。二审庭询结束后,谭广胜修改庭询笔录为:要求卫华公司支付谭广胜1328968.51元,并在庭后提交书面的《更正金额报告》载明:二庭审时因匆忙导致计算有误,卫华公司需实际支付给谭广胜1328968.51元[(2183894.13-474043)÷2+474043]。

被上诉人李真演、卫华公司及罗大才共同辩称,原审判决认定涉案工程为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合伙承包的事实正确,证据充分。李真演、卫华公司不认可谭广胜提出的涉案工程(包括聚然商贸大楼及蓝色派对KTV项目)为卫华公司与谭广胜共同合作承包、利润平均分配的主张。虽然卫华公司和谭广胜曾于2016年6月就涉案工程签订《合作协议》,但该协议旨在明确卫华公司应收取的工程税费及挂靠管理费比例,而非卫华公司与谭广胜合伙承包涉案工程的两个项目。李真演作为卫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提供有工程资质的卫华公司对外承接涉案工程,才是与谭广胜共同承包工程两个项目的合伙人。而涉案工程的另一合伙人罗大才,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合伙协议,但是罗大才以提供技术指导的方式加入合伙,亦属于涉案工程的合伙人。二、原审判决认定蓝色派对KTV项目的增加工程款不属于三人合伙收益的事实正确,证据充分。《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书》第二点记载的“增加项目价款”,主要是蓝色派对KTV要求安装“非标”防火门产生的额外增加费用,并非由李真演收取,与三人合作收益无关。三、2020年1月13日签署的《汇总表》是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任何胁迫、欺诈或显失公平的情形,谭广胜极力主张推翻《汇总表》是为了恶意抵赖,逃避债务,推卸责任,不当获益。四、《汇总表》可有力证明谭广胜主张没有收到卫华公司以支票或现票形式向其支付50万元是虚假编造的。五、原审判决认定后楼梯费用60万元和报建费120万元是合伙范围外增加的费用,应依法另行主张,其虽认为在本案中一并解决更能彰显司法公平和效率,但其尊重、服从原审判决。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于谭广胜在二审庭询中变更上诉请求的行为予以同意,但是对于谭广胜当庭变更后的上诉请求依然不同意。对于谭广胜在庭后提交的《更正金额的报告》,不同意谭广胜变更的金额。

李真演、卫华公司的原审诉讼请求:1.判令谭广胜向卫华公司、李真演支付工程利润15.5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以实际欠付金额为基数,从起诉状副本送达谭广胜之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谭广胜实际支付全部应分配的工程利润之日止);2.判令谭广胜向卫华公司、李真演归还已收回的工程报建费65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以实际欠付金额为基数,从起诉状副本送达谭广胜之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谭广胜实际支付全部应分配的工程利润之日止);3.判令谭广胜为卫华公司、李真演分担未收回的工程报建费损失18.33万元;4.判令谭广胜向卫华公司、李真演支付应付施工队的工程款50万元及利息(以5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自2017年3月1日计至2019年8月20日;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自2019年8月21日计至实际还清之日止);6.判令谭广胜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谭广胜的原审反诉请求:1.判令卫华公司向谭广胜支付项目工程成本费用974043元及利息(以974043元为基数,按LPR标准从反诉之日起计算至卫华公司实际支付完毕之日止);2.判令卫华公司向谭广胜支付工程利润136176.78元及利息(以136176.78元为基数,按LPR标准从反诉之日起计算至卫华公司实际支付完毕之日止);3.判令卫华公司开具聚然公司项目的工程款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金额360万元,税率为9%,如不能开具则不应当收取税费303480元;4.本案反诉费用由卫华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广州聚然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然公司)将其位于广州市XX路XX号的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发包给卫华公司承建。广东蓝色派对时尚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色派对公司)所经营的蓝色派对KTV是在聚然商贸大楼中经营的租户。同年6月15日,蓝色派对公司(甲方,发包单位)与卫华公司(乙方,承包单位)签订《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合同》,约定:工程含税总造价为335万元;乙方负责消防图纸设计、施工、消防审批,按经消防部门确认后的消防设计施工图包工包料、包质量、包工期、包安全、包验收合格完成;乙方负责该工程的消防设计施工图纸的设计和费用,负责向消防部门办理本消防工程报建和验收手续,并向消防部门领取消防工程验收合格意见书;等等。

2016年6月,卫华公司(甲方)与谭广胜(乙方)签订《合作协议》,约定甲、乙双方就合作承接位于广州市XX区XX路XX号的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和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两项目事宜,订立如下条款:1.甲乙双方共同承接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和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2.合作承接项目的所有工程款由乙方负责管理,两合作项目的工程款到达甲方的账户后,甲方收取挂靠管理费和开票共8.43%后即转账至乙方账号,所有支出需有甲乙双方签名;3.合作承接项目的利润由甲乙双方平分。李真演作为卫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委托代表人在协议尾部甲方处签名并加盖卫华公司公章,谭广胜在协议尾部乙方处签名。

2018年1月30日,卫华公司与蓝色派对公司签订《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书》,大致内容为:原合同价款335万元;增加项目价款692783.8元;项目结算总造价4042783.8元;扣除款项23526元;已付工程款3797528元;结剩工程余款221729.8元。

2020年1月13日,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对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和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两项目进行对账,形成《汇总表》,三人均在《汇总表》底部签名。该《汇总表》记载:一、收入。1.聚然二至四层KTV,260万元;2.副楼,19万元;3.五楼,89万元;4.KTV(蓝色派对),335万元;5.小计,703万元。二、支出。1.水电班组,420万元;2.防火门及卷帘,30万元;3.办公费用,54万元;4.工程税款(聚然公司),70万元;5.小计,574万元。三、利润。129万元;备注:其中卫华公司李真演已收90万元,谭广胜需收回39万元。四、其中后楼梯60万元,报建费上报120万元(暂收65万元),合计125万元;减去卫华公司李真演已收90万元,余35万元。

对于上述《汇总表》记载内容,各方在诉讼中表述如下:(一)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称:1.关于收入部分。第1、2、3项合计368万元已由谭广胜向聚然公司实际收取;第4项335万元已由卫华公司和李真演向蓝色派对公司实际收取;卫华公司和李真演在收到335万元后,将其中的201万元按照8.43%的比例扣除卫华公司应收取的工程税费后,实际向谭广胜支付了1840557元。2.关于支出部分。李真演、罗大才、谭广胜在对账时一致确认,第1项420万元和第3项54万元已全部由谭广胜实际支付,但经2090号案诉讼才得知,谭广胜仅实际支付了第1项中的370万元,余下50万元并未实际支付;第2项30万元已由李真演实际支付;第4项中的蓝色派对KTV工程税费33.5万元已由李真演实际支付,聚然商贸大楼工程税费36.5万元应由谭广胜支付。3.关于利润部分。李真演、罗大才、谭广胜三人约定,利润129万元由三人平均分配,每人43万元,李真演、罗大才视为一体合计应分配86万元。4.关于第四部分。增建后楼梯的工程报建费60万元、120万元,合计180万元,三人约定均由谭广胜负责收回;谭广胜已收回其中60万元并支付给李真演,另外120万元谭广胜已收回65万元,但至今未支付给李真演;余下55万元,谭广胜称因工程未通过消防验收,聚然公司拒绝支付。5.另提供“附件”表格一份,是三方签订《汇总表》时一并制作的附件。(二)谭广胜称:该《汇总表》不是最终的结算,内容存在多处错误,谭广胜对其记载的数据有异议。1.关于收入部分。第1、2、3项合计368万元是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的工程款,谭广胜实质向聚然公司收取了其中360万元,余下8万元谭广胜并未收取;第4项335万元是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的工程款,已由卫华公司收取,且该工程结算价为4019257.8元,故卫华公司实际不止向蓝色派对公司收取了335万元;谭广胜不确认收到卫华公司支付的1840557元,只认可收到了1330557元,该款由卫华公司按照谭广胜要求直接转账给案外人龙归洪江五金电机经营部,余下50万元谭广胜并未收取。2.关于支出部分。认可第1、2、3项支出的金额;确认第1项中的370万元已由谭广胜实际支付,余下50万元尚未支付,应当由双方从案涉项目工程款中支付;确认第2项30万元已由卫华公司、李真演实际支付;第4项计算金额有误,总额应为642303.43元,且因为卫华公司未向聚然公司开具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项目的发票,所以其中303480元不应当收取。3.关于利润部分。金额不准确,应当以谭广胜反诉计算为准或以本案最终查明为准。4.关于第四部分。应当列入项目支出计算,而且实际总报建费为140万元,谭广胜已经将该140万元报建费支付给卫华公司的人员伍志球。5.遗漏了2090号案要支出的50万元工程款。6.遗漏了设计费等大量其他项目支出。7.卫华公司、李真演举证的“附件”表格并非该《汇总表》附件,谭广胜从未见过,对此不予确认。

2021年1月12日,原审法院以(2021)粤0111民初2090号立案受理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三原告诉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三被告及第三人谭广胜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以下简称2090号案)。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在2090号案中诉请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支付工程款50万元及利息。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在2090号案中辩称:李真演、罗大才和谭广胜合伙挂靠卫华公司,以卫华公司名义共同承接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李真演、罗大才二人负责项目设计和施工等的技术指导,谭广胜负责具体施工;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是谭广胜的施工队代表,施工队是由谭广胜直接管理并支付相关工程款。谭广胜在2090号案中述称:同意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于2021年5月7日作出2090号案民事判决,认定以下事实:2015年6月24日,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与卫华公司签订《建筑安装工程施工劳务合同》,约定工程名称为广州市聚然广场(含2-4层蓝色派对)消防安装工程;2020年1月13日,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乙方)与李真演、罗大才、谭广胜(甲方)签订《聚然广场消防工程款付款协议》,约定经双方确认工程款结算价为420万元,此款项不含防火门、防火卷帘及工程税费,现甲方已支付乙方工程款370万元,未支付工程款为50万元,请于2020年1月31日前支付给乙方;诉讼中,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明确表示在该案中不向谭广胜主张支付剩余工程款的权利,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表示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与卫华公司之间就涉案工程的关系是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合伙承包了涉案工程,并以李真演经营的卫华公司的名义对外承包该工程。2090号案民事判决认为:李真演作为卫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罗大才、谭广胜合伙对外承接涉案工程,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于2020年1月13日与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签订的《聚然广场消防工程款付款协议》属于卫华公司与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对涉案工程款结算的共同确认;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在该案中自行放弃对谭广胜主张欠付工程款的权利,属于其对自身诉讼权利义务的处分;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与谭广胜之间就涉案工程的内部关系的约定不能对抗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在该案中向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承担责任后,可根据与谭广胜之间的关系另行主张。2090号案民事判决判令: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共同向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支付工程款50万元及利息(以50万元为基数,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从2020年1月13日起计算实际支付之日止)。2090号案民事判决经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已发生法律效力。

原审诉讼中,经原审法院发函向聚然公司调查,该司函复原审法院称:1.聚然公司确实于2015年间将位于广州市XX路XX号的大楼消防改造工程发包给卫华公司承建,谭广胜代表卫华公司与聚然公司沟通具体事宜,聚然公司并不认识李真演、罗大才等人;2.按双方约定,该大楼的消防工程造价及该项目报建、设计所产生的一切费用总包干价为368万元,聚然公司已按约定向卫华公司全部支付现金360万,该款项由谭广胜代收,但卫华公司至今仍没有将该大楼的消防审核及验收意见书等相关政府批文原件给聚然公司;3.聚然公司除支付上述360万元消防工程款外,并未向任何公司及其他人支付过相关任何费用。

原审庭审中,卫华公司、李真演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的法律关系为合伙关系,其诉讼请求是基于合伙关系以及依据民法典关于合伙合同的相关规定提出。

原审法院认为:卫华公司、李真演在原审庭审中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的法律关系为合伙关系,其诉讼请求是基于合伙关系以及依据民法典关于合伙合同的相关规定提出,故本案应为合伙合同纠纷。因导致双方合伙纠纷发生的法律事实持续至民法典施行后,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款的规定,本案应适用民法典关于合伙合同的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六十七条规定,合伙合同是两个以上合伙人为了共同的事业目的,订立的共享利益、共担风险的协议。本案各方对于共同承建案涉聚然商贸大楼消防改造工程和蓝色派对KTV工程两个项目的合伙人为哪一主体存在争议。对此原审法院认为,虽然卫华公司和谭广胜就合作建设上述两个工程项目签订了《合作协议》,然而结合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共同签订《汇总表》的行为,以及2090号案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来看,谭广胜和卫华公司签订上述《合作协议》的实质是谭广胜挂靠具有消防工程资质的卫华公司承接上述两个工程项目,卫华公司作为被挂靠方向工程发包方开具工程发票,并按照两个项目所收取工程款8.43%的比例收取挂靠费和工程税费;李真演作为卫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才是与谭广胜合伙承接上述两个工程项目的合伙人,《合伙协议》中约定的双方平分利润,实际应视为李真演和谭广胜就合伙利润分配的约定;李真演作为合伙人之一,负责为该合伙组织提供其实际控制的卫华公司所拥有的消防工程资质;谭广胜作为合伙人之一,负责该合伙组织承建的上述两个工程项目的实际施工;罗大才在李真演和谭广胜两人的合伙过程中通过提供技术咨询的方式加入该合伙,虽未签订任何书面的合伙协议,但根据其在《汇总表》和与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签订的《聚然广场消防工程款付款协议》中均签名并实际承担工程债务的行为来看,可对罗大才已实际加入合伙的事实予以认定。因此,原审法院认定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均为案涉合伙组织的合伙人。

必须说明的是,理同前述,卫华公司并非案涉合伙组织的合伙人,其实际是案涉合伙组织作为挂靠方所挂靠的具有消防工程资质的被挂靠方,其并不享承案涉合伙组织的权利义务。其作为被挂靠方,仅负有依约向工程发包方开具工程发票的义务,以及享有按照两个项目所收取工程款8.43%的比例向案涉合伙组织收取挂靠费和工程税费的权利。因此,谭广胜关于要求卫华公司开具工程款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卫华公司是否应收取工程税费303480元的反诉请求,谭广胜并无权利代表工程发包方主张,也不属于案涉合伙合同纠纷范围,原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予以驳回。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七十二条规定,合伙的利润分配和亏损分担,按照合伙合同的约定办理;合伙合同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由合伙人协商决定;协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配、分担;无法确定出资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担。由于在罗大才加入合伙后,三人并未对出资比例以及合伙利润分配与亏损分担比例进行书面约定,也无充分证据证实进行了口头约定,三人也均非以货币或其他可转化为等价货币的有形资产对合伙组织进行出资,故案涉合伙组织的利润和亏损,依法应由三名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六十九条规定,合伙人的出资、因合伙事务依法取得的收益和其他财产,属于合伙财产。合伙合同终止前,合伙人不得请求分割合伙财产。该法第九百七十八条规定,合伙合同终止后,合伙财产在支付因终止而产生的费用以及清偿合伙债务后有剩余的,依据本法第九百七十二条的规定进行分配。据此,无论是李真演以卫华公司名义向蓝色派对公司收取的工程款,还是谭广胜向聚然公司收取的工程款,均属于合伙财产,在对合伙财产进行最终清算前,无论由哪一合伙人持有,均应视为代合伙组织持有,最终是否分配、如何分配,应在合伙终止后对合伙费用予以支付并清偿全部合伙债务后再行确定。因此,在本案中,无论是李真演诉请谭广胜支付的工程利润和2090号案的50万元工程款本息,还是谭广胜反诉请求卫华公司支付的工程成本费用和工程利润,其实质均是合伙人对于处分合伙财产、分配合伙利润、分担合伙亏损以及清偿合伙债务的相应主张,不应逐项一一处理,而应先行对合伙进行清算后,再视合伙的盈利或亏损状况进行最终分配或分担。因此,原审法院结合查明事实,对案涉合伙清算如下:

一、合伙收入(财产)。

1.李真演以卫华公司的名义向蓝色派对公司实际收取工程款335万元,谭广胜向聚然公司收取工程款360万元,上述合计695万元,均为合伙组织的收入(财产)。

2.虽然三人在《汇总表》中记载谭广胜收取工程款368万元,但根据谭广胜陈述以及聚然公司函复原审法院的内容,可认定谭广胜实际只向聚然公司收取了工程款360万元。余下8万元聚然公司尚未支付,应视为合伙组织的债权,在合伙组织收回该债权前,不能视为合伙组织已取得的收入(财产),合伙各方可另行向债务人主张该债权,并在实际收回后再作为合伙财产另行分配。

3.谭广胜主张卫华公司、李真演实际向蓝色派对公司收取了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工程款4019257.8元,而非仅是335万元。但是,《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书》是在2018年签订,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是在2020年签订《汇总表》,签订在后的《汇总表》中并未记载合伙组织有该收入。据此可认定,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的增加工程并非由谭广胜代表合伙组织负责施工,因此不属于合伙组织承建的工程项目范围,因该增加工程部分产生的收入和支出均不应计入合伙范围。因此,原审法院对该部分工程款不予认定为合伙收入(财产)。

二、合伙支出(费用)。

1.谭广胜已实际支出水电班组工程款370万元和办公费用54万元,李真演已实际支出防火门及卷帘工程款30万元和向卫华公司支付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项目挂靠费和税费合计282405元(335万元×8.43%),上述合计4822405元,均为合伙组织的支出(费用)。

2.《汇总表》中记载的水电班组420万元和工程税收70万元,仅是三名合伙人在签订《汇总表》时的初步对账结果,结合此后的实际履行情况来看,并非三人对合伙的最终结算。因此,即便当时曾有过某一部分支出由其中某一合伙人负责的约定,也不影响本案根据后续的实际履行情况对合伙进行最终清算。因此,尚未支付的水电班组费用应作为确定的合伙债务另列计算;而因卫华公司尚未向聚然公司开具发票而尚未向卫华公司支付的工程挂靠费和税费,因未实际产生而存在不确定性,本案对此不予计入为合伙支出(费用)。各合伙人可待该部分挂靠费和税费实际支出或已通过合法程序确定为合伙债务后,再另行主张进行分担。

3.关于合伙组织对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项目实际支出的挂靠费和税费数额。李真演、罗大才虽然主张为335000元,但谭广胜对此不予确认,且按照卫华公司与谭广胜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卫华公司应按照收取工程款8.43%的比例收取挂靠费和工程税费,卫华公司在将收到的部分工程款支付给谭广胜时,也是按照8.43%的比例扣除挂靠方和工程税费,故李真演、罗大才主张的335000元(335万元×10%)数额并不符合上述约定比例,原审法院不予采纳。至于卫华公司收取的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增加工程部分的工程款,即便其已向蓝色派对公司开具工程款发票,但由于不属于合伙组织承建的工程项目范围,因该增加工程部分产生的收入和支出均不应计入合伙范围。因此,该部分工程款产生的挂靠费和工程税费也不应认定为合伙支出(费用)。

4.关于《汇总表》第四项记载的后楼梯60万元和报建费120万元是否属于合伙支出(费用)。本案各方当事人对此表述不一。原审法院对此认为,卫华公司、李真演主张谭广胜支付该部分费用,其理由系谭广胜曾代表聚然公司承诺向卫华公司支付该部分费用,且已实际支付60万元,并在签订《汇总表》时承诺由其向聚然公司负责收回该部分费用,故要求谭广胜个人承担付款责任,而非认为属于合伙的共同支出;在《汇总表》中,该部分费用是作为其他费用独立于前三项收入、支出、利润另行单独记载,故从《汇总表》上下文来说,该部分费用并不属于合伙范围的支出(费用),而应认定为在合伙范围外增加的费用。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该部分费用不属于合伙支出(费用)。据此,谭广胜向卫华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李真演支付该部分费用中的60万元的行为,应视为谭广胜自愿代表或代替聚然公司支付,而非代表合伙组织支付。同时,卫华公司、李真演诉请谭广胜支付已收回的工程报建费65万元以及分担未收回的工程报建费损失183300元的主张,也不属于合伙范围,本案不予调处。如卫华公司和李真演认为其有权向聚然公司或谭广胜收取该部分费用,可依法另行主张。

三、合伙债务。

2090号案民事判决判令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共同向闫术新、邱本龙、陈辉煌支付工程款50万元及利息(以50万元为基数,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从2020年1月13日起计算实际支付之日止)。该笔工程款本息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予以确定,应作为合伙债务予以清偿。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七十三条的规定,李真演、罗大才在履行2090号案生效民事判决后,有权向谭广胜追偿其应分担的债务份额。

四、合伙利润及其分配。

按照原审法院上述认定的合伙收入(财产)、合法支出(费用)和合伙债务对案涉合伙组织剩余财产进行清算可知:合伙收入(财产)695万元-合伙支出(费用)4822405元-合伙债务50万元=1627595元,该剩余财产为合伙组织的利润,应按照原审法院上述认定比例进行平均分配。因此,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应各分得合伙利润542531.67元(1627595元÷3人)。

对合伙组织进行清算并对合法利润进行分配后,原审法院对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相互应支付或返还的款项认定如下:

一、李真演和罗大才。

由于李真演和罗大才一致同意,罗大才在案涉合伙组织中的权利义务在本案中由李真演统一处分和主张,属于两人对自身民事权利义务的处分,未损害其他当事人合法权利,原审法院予以认可,并将其两人的合伙份额和权利义务一并予以处理。李真演以卫华公司名义实际收取蓝色派对公司工程款335万元,其后实际支出防火门及卷帘工程款30万元和向卫华公司支付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项目挂靠费和税费合计282405元,另外向谭广胜实际转移支付了工程款1840557元,并因2090号生效民事判决需与罗大才一同承担合伙债务50万元,故扣除李真演上述实际支付的款项和李真演、罗大才需承担的合伙债务后,李真演实际还持有合伙收入(财产)427038元(335万元-30万元-282405元-1840557元)。由于李真演、罗大才合计应分得合伙利润1085063.34元(542531.67元×2人),差额部分658025.34元应由李真演在本案中统一收取。此外,李真演和卫华公司主张其向谭广胜转移支付了工程款201万元,但自认卫华公司从中扣除了挂靠费和工程税费,该扣除部分原审法院已作为李真演的合伙支出予以计算,故不应重复计算。

二、谭广胜。

谭广胜实际收取聚然公司工程款360万元,其后又实际收取了卫华公司、李真演转移支付的工程款1840557元,合计收取款项为5440557元。此后实际支出水电班组工程款370万元和办公费用54万元,故扣除其实际支出后,谭广胜实际还持有合伙收入(财产)1200557元(5440557元-370万元-54万元)。由于谭广胜应分得合伙利润542531.67元,差额部分658025.33元应支在本案中统一支付给李真演。此外,谭广胜辩称只实际收取卫华公司、李真演转移支付的工程款1340557元,余款50万元并未收到。但卫华公司和李真演已举证证实其转账支付了备用金和差旅费合计50万元,谭广胜对此未能提出反证,故原审法院对其该抗辩不予采信。

上述因计算原因(无法除尽)产生的658025.34元和658025.33元之差,原审法院酌定按658025.33元认定。因此,谭广胜应向李真演支付合伙利润658025.33元,并自李真演起诉之日起按照LPR利率支付逾期利息。由于该合伙利润已涵盖李真演主张谭广胜支付的工程利润155000元和2090号案工程款50万元本息,李真演诉请的工程利润和2090号工程款本息超出原审法院上述认定部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谭广胜反诉请求卫华公司支付项目工程成本费用和工程利润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此外,李真演、谭广胜主张其在《汇总表》记载支出项目以外还产生了其他合伙支出,但所举证据均不足以推翻三方在2020年对账签名确认的《汇总表》记载项目内容,原审法院均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六十七条、第九百六十八条、第九百六十九条、第九百七十二条、第九百七十三条、第九百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款的规定,原审判决如下:一、谭广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真演支付合伙利润658025.33元及逾期利息(自2021年3月23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计算至清偿之日止);二、驳回李真演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广州市卫华消防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四、驳回谭广胜的反诉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本诉受理费18918.6元,由卫华公司、李真演共同负担8538.35元,由谭广胜负担10380.25元;一审反诉受理费17523.3元,由谭广胜负担。

二审中,谭广胜为证明其主张,提交如下证据:1.2015年7月30日其转账支取100000元汇入卢翔天的账户;2.2015年8月11日其网转100000元汇入钟振涛;3、2015年8月11日网转100000元汇入伍桂群账户。以上证据拟证明谭广胜曾向卫华公司、李真演支付现金;其将上述款项转给卢翔天、钟振涛用于提取现金后交由谭广胜支付给卫华公司;伍志球(系李真演的小舅子、伍桂群的弟弟)作为收款人签名的2015年7月30日《现金支出单》“支付聚然消防报建业务费(李总收款)”的40万元中包含了卢翔天提现的10万元;卫华公司收到蓝色派对二期工程款67万,该67万支付了税费和施工班组的31万多之后留在卫华公司账上是30万,再加上7月30日谭广胜给付的10万元现金,所以该单据金额就是40万;2015年8月11日其网转100000元给钟振涛提现后交付给李真演、卫华公司,加上同日转账给伍桂群的100000元,有伍志球作为收款人签名的2015年8月11日《现金支出单》“支付聚然广场消防报建费”20万元为证。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共同质证称:对该两份银行流水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不确认是与本案相关联的费用。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谭广胜在原审期间提交了如下收款人为伍志球的《现金支出证明单》拟证明属于其实际支出的成本:1.2015年7月30日支付聚然消防报建业务费(李总收款)40万元;2.2015年8月11日支付聚然广场消防报建费20万元;3.2015年9月28日支付聚然广场消防报建费20万元;4.2016年1月5日由支付外挂楼梯业务费付给聚然广场消防工程款60万元。卫华公司、李真演质证意见:对上述四张证明单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不予确认;李真演承认收到外挂楼梯费用60万元,但该60万元与伍志球无关,收款人不可能写伍志球;并当庭表示该60万元是工程款加报建费;另外三张证明单上报建费80万元,李真演及卫华公司均没有收到,且李真演、谭广胜、罗大才三人结算时,谭广胜称报建费只能收回65万元。后卫华公司、李真演向原审法院确认外挂楼梯费用60万元是报建的业务费、咨询费、反复修改方案使蓝色派对KTV能够通过消防验收的费用。谭广胜主张上述其向伍志球支付的140万元系伍志球代表卫华公司、李真演收取,应当计入其实际支出的成本。

谭广胜在原审提交了广州市汇成钢结构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2021年6月30日出具的《情况说明》及该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聚然广场2座后楼梯图片、工程收款银行凭证,拟证实涉案外挂楼梯系由广州市汇成钢结构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独自为聚然公司施工完成,由聚然公司向该公司支付工程款费用。

谭广胜在原审、二审期间均主张依据2018年1月30日卫华公司盖章的《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书》显示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工程款为4019257.8元(335万元+增加项目692783.80元-扣除款项23526元),故其主张卫华公司、李真演实际已向蓝色派对公司收取上述结算工程款4019257.8元。而卫华公司、李真演在原审期间提交了卫华公司自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间的涉案建设银行账户明细显示曾向闫术新支付货款84000元、张道华的工商银行账户明细显示曾于2015年10月28日收到消防款260000元和2016年12月7日收到代消款267528元,拟证明增加项目包括两项:1.消防工程(水、电、风)117570.7元,扣除扣款项目23526元及卫华公司开发票应收的税费管理费后剩余款项取整为84000元已由施工人闫术新收取;2.消防工程(防火门、防火卷帘)575213.1元,扣除卫华公司开发票应收的税费管理费后由负责防火门、防火卷帘供货的张道华收取。

卫华公司、李真演在原审期间提交的《汇总表》附件载明:三、项目利润及分配:利润7030000-5740000=1290000,每人分配1290000/3=430000。四、往来款情况:李总:收3350000(KTV),支2010000(胜),支300000(老张),支335000(税金),余款705000(3350000-2010000-300000-335000=705000);胜:收2010000(李总),收3680000(聚贤),支4200000(闫新),支540000(办公费),余款950000(2010000+3650000-4200000-540000=950000)。五、款项调配:1.胜支付李总:950000-430000-365000=155000(其中365000为聚贤税金,由胜代);2.李总支付罗:705000+155000-430000=430000。

卫华公司在原审期间提交的建设银行账户44×××13活期存款明细账显示:2015年7月31日以支票方式分别支出备用金49900元、差旅费250100元,2015年9月25日、2015年9月28日、2015年9月29日分别实时通付款支出备用金50000元、备用金50000元、差旅费100000元,以上合计50万元。谭广胜称原审认定的卫华公司转账1840557元中的上述50万元,其没有收取过,其实际只收到1340557元。

另,双方均确认原审判决存在如下笔误:第四页倒数第八行应为“谭广胜应承担18.33万元”(遗漏“万”字);第二十四页倒数第五行应为“427038元(335万元-30万元-282405元-1840557元-50万元)”(遗漏“-50万元”)。各方均确认对原审判决确定的逾期利息计算的起止时间和利率标准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本案法律事实持续到民法典施行后,原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款的规定,确定本案民法典的规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谭广胜于二审庭询中变更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卫华公司、李真演支付谭广胜854925.56元及利息。二审庭询后,谭广胜再次变更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卫华公司、李真演支付谭广胜1328968.51元及利息。谭广胜在二审庭询后变更的上诉请求已超过其在原审的反诉诉讼请求,且对方不同意其变更后的金额,故本院仅对谭广胜在二审庭询中变更的上诉请求进行审查。

关于谭广胜、李真演、罗大才之间是否成立合伙关系的问题。首先,原审法院对此已进行详细阐述,有理有据,本院予以确认。其次,谭广胜主张其就涉案消防工程只与卫华公司存在合作关系。经查,谭广胜对《汇总表》的签名真实性无异议,其虽在二审中对《汇总表》中“利润:129万元;其中卫华公司李真演已收90万元、谭广胜需收回39万元”解释为“卫华公司李真演已收90万元,李真演需向施工班组支付未付的50万元,且卫华公司李真演需向谭广胜支付39万元的利润”,但其对此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且该解释与《汇总表》中“四、其中后楼梯60万元,报建费上报120万元(暂收65万元)合计125万元;减去卫华公司李真演已收90万元,余35万元”及附件中“三、项目利润及分配7030000-5740000=1290000,每人分配1290000/3=430000”存在矛盾。第三,谭广胜在(2021)粤0111民初2090号案件中没有对李真演、卫华公司、罗大才关于三方之间存在合伙关系的陈述明确表示过异议。综上,根据证据的高度盖然性和证据证明力,结合(2021)粤0111民初2090号民事判决的事实认定和李真演、罗大才关于罗大才在涉案合伙组织中的权利义务在本案中由李真演一并主张的陈述,李真演、卫华公司、罗大才的陈述具有更高可信度,原审法院认定李真演、罗大才、谭广胜为合伙关系,且因三人对合伙利润分配和亏损分担约定不明确,故认定上述三人平均分配利润、分担亏损,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谭广胜上诉称合伙只存在于其与卫华公司之间,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卫华公司、李真演是否实际收取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结算工程款4019257.8元的问题,即增加项目价款692783.80元是否应计入合伙收入(财产)的问题。卫华公司、李真演对此在原审期间提交案外人闫术新、张道华收取相关款项的流水,相关转账金额与增加项目价款扣减卫华公司开票税费管理费后的款项差额不大,但卫华公司、李真演没有提交证据证实闫术新、张道华与涉案工程存在关联性。且签名时间在后的2020年1月13日的《汇总表》没有载明该增加项目的内容,故本院认为,依据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增加项目692783.80元是否属于由谭广胜代表合伙组织承建的工程项目范围,原审法院以合同约定的价款335万元来确定蓝色派对KTV的工程价款、不予认定该增加部分工程款为本案合伙收入(财产)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谭广胜也没有提交相关流水或支付凭证证实卫华公司、李真演实际收取了4019257.80元的工程结算款。如存在超出3350000元的工程款和增加项目部分的工程款,相关当事人可以另循法律途径解决,本院在此不予一并调处。

关于由伍志球签收的140万元现金应否作为谭广胜在本案中支出的问题。首先,谭广胜没有提交证据证实伍志球是有权代表卫华公司、李真演收取涉案款项。其次,卫华公司、李真演仅确认已收到外挂楼梯费用60万元,与伍志球签收的140万元金额不一致。第三,卫华公司、李真演表示谭广胜曾代表聚然公司向卫华公司承诺支付外挂楼梯费用60万元和报建费用120万元,且已实际履行其中的60万元。这涉及的是卫华公司、李真演与聚然公司关于上述费用的约定,与本案合伙关系属于不同法律关系。第四,涉案《蓝色派对KTV消防工程合同》《合作协议》中均未约定外挂楼梯费用、报建费用这两项费用。从三方签订的《汇总表》及附件看,该两项费用实际也并未纳入合伙范围。因此,本院对谭广胜向卫华公司、李真演支付60万元款项的性质和后果、已收回的65万元报建费用和未收回的55万元报建费用应如何处理等事宜,在本案不作评判和调处。

关于谭广胜是否收到卫华公司支付的50万元款项的问题。本案中,卫华公司陈述其已陆续以差旅费和备用金的方式向谭广胜支付50万元并提交银行流水予以佐证。谭广胜虽予以否认但未提交任何证据反驳,故本院对原审认定谭广胜已收取卫华公司支付的1840557元的事实予以确认。谭广胜在二审期间又表示该50万元系卫华公司截留蓝色派对的工程款50万元,加上卫华公司累计从谭广胜手中收到现金90万元,共140万元;而卫华公司声称是用作报建费但实际并没有支出,该140万元应视为卫华公司的收入。这与谭广胜陈述该140万元系伍志球签收的四张《现金支出证明单》上的款项不一致,其陈述存在前后矛盾,本院对谭广胜的该项主张不予采信。

关于谭广胜主张的争议设计费264600元应否作为支出计算的问题。经查,谭广胜具体指2015年7月4日、2015年9月12日、2015年9月28日分别支付杨工设计费2万元、1万元、1万元,2015年11月15日、2015年12月14日分别向广东省轻纺建筑设计院支付土建和装修图纸设计费15万元、土建装修设计费64600元,以上费用合计为254600元,与谭广胜所主张的金额不符。谭广胜没有提交证据证实上述设计费、土建和装修图纸设计费等均是针对涉案消防工程的设计费,也没有提交证据证实该项费用属于双方合同所约定的成本支出。且卫华公司、李真演、罗大才对此均不予认可,故本院对谭广胜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经核查,《汇总表》中列明的其他项目:一、420万元水电班组工程款与谭广胜已支付的370元和(2021)粤0111民初2090号民事判决认定的应付未付的50万元工程款相互印证。二、工程税收70万元实际系按照蓝色派对工程款3350000元和聚然工程3680000元按10%计算取整而得。因双方已在涉案合同中约定税费按8.43%计算和原审法院经向聚然公司核实确定谭广胜实际取得的工程款为360万元,故原审法院在由谭广胜、李真演、罗大才公司共同签名确认的《汇总表》基础上经过核算、调整,认定谭广胜应向李真演支付合伙利润658025.33元及逾期利息,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谭广胜在二审期间两次变更上诉请求,第二次变更的上诉请求已超出了原审的诉讼请求;且谭广胜在原审、二审期间对相关款项作出不同的解释且均未能提交充分的证据证实其主张,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谭广胜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903.55元,由上诉人谭广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张 宾

审判员:张一扬

审判员:瞿 栋

二O二二年六月二日

书记员:伍静怡

李霞妹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5123109459,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