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科、深圳市普卡兰家具有限公司等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2-06-09(2022)粤01民终6468号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2)粤01民终646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文科,男,1986年9月16日出生,汉族,住住广东省湛江市市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灼儿,广东百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普卡兰家具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观湖街道五和大道北锦绣科学园11号楼2楼228A室。

法定代表人:吴金锋,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志敏,男,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海燕,海南泽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969号3幢5层507室。

法定代表人:张勇,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泽玲,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俊男,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969号3幢5层506室。

法定代表人:杨光,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泽玲,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俊男,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天猫进出口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969号3幢5层562室。

法定代表人:吕健美,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泽玲,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俊男,广东连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吴文科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普卡兰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兰卡公司)、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技术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网络公司)、杭州天猫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进出口公司)信息网络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互联网法院(2021)粤0192民初359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2年3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本案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独任审理,于2022年4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吴文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灼儿,被上诉人普卡兰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郝志敏、邱海燕,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三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泽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文科上诉请求:1.撤销(2021)粤0192民初35947号民事判决书;2.改判普卡兰公司向吴文科退还货款7399元,并承担退货运费(订单号1364164394668496293);3.改判普卡兰公司向吴文科支付十倍赔偿金73990元;4.改判普卡兰公司向吴文科赔偿公证费损失4600元,律师费损失6000元;5.改判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和天猫进出口公司对普卡兰公司上述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以上请求金额合计:91989元。6.由四被上述人承担本案的受理费。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普卡兰公司就是网络信息买卖合同中向吴文科提供商品和服务的主体之一,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一审判决查明和认定事实错误。第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九条规定,平台内经营者的身份地位,不应该局限于在平台上登记开店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还应当包括店铺的实际经营者,即实际上为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本案中,普卡兰公司在一审庭审过程中确认了pokalen海外旗舰店实际是普卡兰公司负责线上客服提供售前、售中和售后服务,并非由阿杜德公司实际经营。可见,普卡兰公司才是pokalen海外旗舰店的真实经营者。而且,吴文科支付货款后,是由普卡兰公司开具深圳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上购买方是吴文科,销售方就是普卡兰公司,买卖双方主体明确。虽然吴文科是通过电商平台下单购买乳胶床垫,但吴文科作为消费者,非常合理的认为普卡兰公司就是网络信息买卖合同的卖方,如果认为普卡兰公司不是买卖合同的卖方,则吴文科与普卡兰公司不存在合同交易,那么普卡兰公司发生类似向消费者大众开具的增值税发票的行为将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一审法院认定普卡兰公司不是网络信息买卖合同的卖方主体,显然违背常理。第二,普卡兰公司依《天猫国际服务条款规则》第二章第六条第(二)款第4项规定,对销售产品和服务向吴文科承担民事连带责任。退一步来讲,即便一审法院不认定普卡兰公司为信息网络购物合同的卖方主体,但在一审判决也采信了阿杜德公司出具的《证明函》,阿杜德公司授权普卡兰公司为其天猫国际网站的中国客户提供售前、售后咨询以及代开发票服务,再结合普卡兰公司在一审庭审时陈述,其为阿杜德公司pokalen海外旗舰店在国内的服务商,可见,普卡兰公司依据《天猫国际服务条款规则》第二章第六条“天猫国际网站卖家”第(二)款“卖家保证”第4项规定,应履行向吴文科承担民事责任的义务。一审法院遗漏查明上述重要事实,足以影响到判决的公正性。二、一审判决没有查清涉案商品的进关文件,根据有矛盾的物流信息,认定涉案商品符合“泰国直邮”的要求,认定事实错误。首先,验证涉案的乳胶床垫是否泰国直邮、泰国原装进口最直接的是报关、清关文件,普卡兰公司至今未能向法庭出示涉案商品的报关、清关文件足以证实涉案商品没有合法的进关手续。其次,普卡兰公司提供的中通国际的物流信息不完整、不齐全,而且与天猫国际平台的物流信息相互矛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无法充分证明涉案三张乳胶床垫为泰国直邮进口。三、普卡兰公司在销售涉案商品时违反了“原装进口”、“泰国直邮”的店铺承诺,是虚假宣传虚假承诺,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应承担“假一罚十”的承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如前所述,普卡兰公司虽然不是pokalen海外旗舰店的登记注册经营者,但是根据《天猫国际服务条款规则》第二章第六条第(二)款第4项规定,对销售产品和服务向吴文科承担民事连带责任。该商品页面宣传“原装进口”、“泰国直邮”、“假一罚十”的店铺承诺对被吴文科普卡兰公司具有约束力。其次,一审判决仅参照天猫国际规则作为“退一赔十”的适用标准,认为吴文科未能提供合法有效的相关假货凭证,不足以证实涉案商品是假货,不适用“退一赔十”规则,是片面的理解。普卡兰公司应依约向吴文科承担退货退款、赔偿十赔货款以及维权费用损失的连带赔偿责任。四、一审法院未依法查明天猫国际购物平台的境内经营者主体,查明事实不清。根据《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商财发(2018)486号)第二条第(二)项规定,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均辩称天猫国际购物平台的经营者是淘宝中国控制有限公司,该公司是香港地区登记设立的商业主体,明显违反上述(2018)486号文的规定。而且,天猫国际购物平台作为国内主要的跨境电商平台,不可能公然违法违规,只是吴文科无法自行收集到相关证据。为查明案件事实,明确法律责任,吴文科申请一审法院向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核实天猫国际购物平台的境内经营者主体,或者发函到市场监管部门咨询核实。但一审法院未依法进行查明,导致一审判决查明事实不清。根据上述486号文件第一条规定,跨境电子商务平台上销售的商品,是通过海关联网的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中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交易,能够实际交易、支付、物流电子信息“三单”比对。但吴文科自向天猫国际平台下单购买涉案的乳胶床垫后,未能查询到该笔交易的通关数据及纳税信息。相反,吴文科在天猫国际平台的其他商家包括kamill海外舰艇店的订单(订单号1448211398376496293)和天猫国际进出口超市的订单(订单号1445112120844496293)均能在中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上查询到商品的通关数据(通关状态己放行)、申报口岸、税款金额等信息,电商平台名称显示均为天猫进出口公司,因此吴文科认为,天猫进出口公司是天猫国际台平的经营者或境内服务商,是商品进出口交易中负责向海关传输交易、支付等电子信息的责任人,应对普卡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所述,普卡兰公司作为网络信息买卖合同的主体适格,依《天猫国际服务条款规则》应就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对吴文科承担民事责任。一审判决未查明天猫国际购物平台的境内经营者主体信息,查明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请二审法院查清本案事实后依法改判。

普卡兰公司辩称,不同意吴文科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辩称,不同意吴文科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吴文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普卡兰公司向吴文科退还货款7399元,并承担运费;2.判令普卡兰公司向吴文科支付十倍赔偿金73990元;3.判令普卡兰公司向吴文科赔偿公证费损失4600元,律师费损失6000元;4.判令普卡兰公司、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21年8月1日,吴文科在天猫国际(www.tmall.hk)的pokalen海外旗舰店下单购买一张POKALEN乳胶床垫并附赠一个乳胶枕,销售价格为7399元,订单号为1364164394668496293。pokalen海外旗舰店在天猫国际展示的经营主体为阿杜德公司。普卡兰公司出具了发票。吴文科通过手机天猫应用内的订单,点击进入涉案商品的介绍页面。页面载明,pokalen海外旗舰店提供的服务有“进口税:商家承担发货:泰国发货快递:免运费”,支持“正品保障”,页面中还标示有“假一罚十”、“原装进口”、“泰国直邮”等字样。涉案床垫的中通快递单号为77120995901686、枕头的中通快递单号为77120995901673。手机天猫应用内的物流信息显示单号为77120995901686的物流信息为快递于2021年8月1日入库,经干线航班入境并于2021年8月2日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清关,无后续物流信息。单号为77120995901673的物流信息为快递于2021年8月1日在泰国操作入库,经干线航班入境并于2021年8月2日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清关,后在深圳市被揽件后送达至广州番禺代收点,签收人凭取货码签收。经吴文科核验,各方当事人确认床垫包裹上存在中通快递和顺丰速运两张邮单,顺丰快递的邮单覆盖张贴在中通快递的邮单之上。涉案床垫的顺丰单号为SF1328796193251。该单号的物流信息为快递于2021年8月3日被收取后在惠州完成分拣,送达至广州番禺后被签收。吴文科收到涉案商品后,吴文科在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查询其个人通关数据,未发现到涉案订单,其他在天猫国际网站的订单显示电商平台的名称为天猫进出口公司。吴文科根据其查询到的情况,询问店铺客服为何不是泰国直邮,客服回复称吴文科所购床垫较大,中通不送货,转顺丰继续送货,清关后直接转件,赠品仍由中通送货。吴文科询问发票由普卡兰公司开具,该公司是否是店铺国内的公司,客服回复是的。吴文科要求提供海关清关记录,客服指引其向中通国际查询。吴文科询问为何查询不到交税记录,客服回复系由其曼谷总部委托报关和结算,包邮包税,并非以个人名义清关报税,无法查询个人交税记录。后吴文科提出退货退款并赔偿损失,客服以超过30天退货时限且不存在损失为由拒绝其要求。截止庭审当日,吴文科未拆封该乳胶床垫包裹。普卡兰公司称涉案商品拥有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出具的溯源码,吴文科可通过扫描商品上的溯源二维码获知产品信息、企业信息和追溯信息,并提供了同类商品的溯源码扫码范例。吴文科称未拆封涉案商品,无法确认相关情况。吴文科对手机天猫应用的页面信息、微信小程序顺丰速运+、跨境电商公共服务平台查询页面进行了公证保全。吴文科支付了公证费4600元。吴文科委托广东百健律师事务所指派律师处理本案纠纷一审程序事项,吴文科支付了律师费6000元。阿杜德公司出具了《证明函》,称其授权普卡兰公司为其天猫国际网站的中国客户提供售前、售后咨询以及代开发票服务,并附有生产证明函和采购合同。CHINAEXPRESS(THAILAND)CO,LTD出具了证明函,称其为阿杜德公司在天猫国际的pokalen海外旗舰店提供物流承运服务,中通国际快递单号77120995901686、77120995901632、77120995901686由国际中通泰国中通安排承运,泰国发出,包裹完整运输清关后即转件由顺丰揽收(单号:SF1328796193251、SF1336295349706、SF1336295345320)承运国内段派送,该司确保清关转件过程中包裹完整无缺。普卡兰公司另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泰国知识产权局颁发给阿杜德公司的POKALEN商标注册证书,中英文两份《天猫国际旗舰店授权书》、中英文两份《生产授权书》、中英文两份《采购合同》。吴文科不确认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为上述证据系境外形成的文件,未经所在国公证机关证明。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质证认为,上述证据由法院依法审查。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提供的公文书证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证明,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第九十二条第一、二规定:“私文书证的真实性,由主张以私文书证证明案件事实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私文书证由制作者或者其代理人签名、盖章或捺印的,推定为真实。”泰国的商标注册证书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公文书证,未经公证等证明手续,一审法院不予确认其真实性;《证明函》等为私文书证,且有相关公司盖章,推定其为真实。综上,一审法院采信上述证据私文书证。

另查明,普卡兰公司于2016年12月至2018年6月期间,在我国申请或注册了普卡兰、POKALEN等商标在多个类别商品或服务的专用权。《天猫国际用户购买须知》《天猫国际服务条款规则》《天猫国际隐私权政策》《服务承诺》等用户协议载明,天猫网站的开办者为天猫网络公司。天猫国际网站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地区设立并运营的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网站的服务提供者为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天猫国际网站“正品保障”服务指经合法认定买家已购得的商品为假货或非原装正品,买家有权按规定的程序申请赔付,赔付金额以实际支付价款的“退一赔九+买家支付的邮费”为限。“海外直供”定义为(1)商家销售的海外商品均为优质海外采购商品,消费者下单后,商品从大陆以外的国家或地区通过国际物流方式发出或从符合国家规定的中国保税区发出,且有物流公司提供的从商家发货地到消费者目的地之间完整物流状态信息。(2)商家参加天猫国际进口现货溯源计划,通过一般贸易清关完税,其每件商品有溯源码并可追溯到原产国、物流起运国、进口口岸、报关/报检单号、进口商等信息,确保海外原产或海外原包装。消费者下单后,商家可从大陆地区通过国内物流方式发出。商家未履行“海外直供”承诺的,需向消费者退还实际成交金额及其他相关费用,赔偿一倍成交金额并承担购买和退货运费。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信息网络买卖合同纠纷。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吴文科是否属于消费者范畴。二、本案普卡兰公司、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是否适格。三、普卡兰公司是否构成欺诈,且需承担退一赔十的责任。四、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是否需要承担相应责任。一、吴文科是否属于消费者范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规定:“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普卡兰公司仅以吴文科一次性购买三张床垫等行为为由,认为其不属于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但日常生活中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不尽相同。普卡兰公司仅凭吴文科的购买行为模式而提出质疑,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事实主张,由普卡兰公司承担不利后果。据此,一审法院认定吴文科属于消费者范畴。二、本案普卡兰公司、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是否适格。《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电子商务当事人使用自动信息系统订立或者履行合同的行为对使用该系统的当事人具有法律效力。”pokalen海外旗舰店由阿杜德公司开办,吴文科通过天猫国际与阿杜德公司订立信息网络买卖合同,故合同的相对方为吴文科与阿杜德公司,普卡兰公司并非本案信息网络买卖合同的合同相对方。吴文科依据《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认为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为平台经营者。但该文件仅为行政部门发布的其他规范性文件,其不作为民事案件中认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依据,不能免除吴文科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举证责任。根据《天猫国际用户购买须知》等用户协议可知,天猫国际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为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吴文科主张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系天猫国际的经营者,但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纳。三、普卡兰公司是否构成欺诈,且需承担退一赔十的责任。首先,普卡兰公司与阿杜德公司之间的分工属于其两公司之间的内部法律关系,普卡兰并非信息网络买卖合同的合同相对方,无须基于合同相对方的身份承担相应的责任。其次,pokalen海外旗舰店在天猫国际平台经营。天猫国际的用户协议对正品保障和海外直供等服务承诺进行了规定。因此,是否适用“退一赔十”,可以参照天猫国际规则进行判断。第一,根据天猫国际对正品保障的规定:“买家提出正品保障赔付申请需要提供合法有效的相关假货凭证,包括但不限于品牌权利出具的假货鉴定凭证、相关司法、执法机构出具的假货判定证明等。”本案中,吴文科未提供证据证明购买的乳胶床垫为假货。第二,涉案商品为参与“海外直供”的保障计划,不适用天猫国际对海外直供的规定。最后,关于涉案商品是否违反“原装进口”、“泰国直邮”的店铺承诺的问题。本案中,吴文科根据快递物流信息主张该乳胶床垫并非泰国直邮,而是国内邮寄。普卡兰公司为反驳吴文科的主张,提供泰国中通承运证明函,证明函事实与涉案乳胶床垫包裹上存在中通快递和顺丰速运前后两张运单相印证,可以认定涉案乳胶床垫从泰国进口,经泰国中通承运入境后,交由顺丰速运安排中国段承运。涉案商品介绍页面未对“泰国直邮”进行定义,按其字面理解应该为从泰国直接邮寄给消费者。本案订单虽有更换承运人的情况,但涉案乳胶床垫从泰国发出后,从发货地到消费者目的地之间完整物流状态信息可查。现有证据证明除承运人外无其他第三方对涉案乳胶床垫进行了处理,故一审法院认为仍符合“泰国直邮”的要求。至于涉案乳胶床垫通过何种方式清关入境,属于经营者经营模式问题,不足以证明阿杜德公司违反了其作出的承诺。综上,吴文科主张普卡兰公司构成欺诈并承担退一赔十的责任,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四、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是否需要承担相应责任。由于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并非天猫国际的经营者,所以无需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吴文科主张其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吴文科的请求不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予以全部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九十二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吴文科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17.36元,由原告吴文科负担。

对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吴文科提交了以下证据:《天猫国际直邮服务标准》,拟证明商家应该将物流的详情予以展示,包括物流的整个过程,即揽收出仓、干线到达、清关完成、国内配送等信息,而且每一单的物流中只能有一个唯一的国际单号,不允许中途换单号或者虚假申报,吴文科收到的涉案商品至少有两个单号,第一是中通国际的单号。第二是顺丰快递的单号,这已经是违反了直邮的的服务标准。普卡兰公司质证称: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该标准只是部分适用,公司不可能定位作出是用天猫国际直邮服务标准承诺,我们在商品服务业承诺的是泰国直邮,按照通常理解就是从泰国发出到消费者手上有完整的物流信息状态即可;对证明内容有异议,本案中我方提供的证据已经证明从发货地到收货地的完整物流状态。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杭州进出口公司质证称: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关联性及证明内容有异议。该商品物流是由天猫国际的商家自行发货的,天猫国际的运营者并不参与发货的行为,天猫国际的运营者也仅仅是网络服务平台,而本案中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并非是适格的主体,其他的由法院依法审查。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货款退还、运费承担、十倍赔偿、公证费、律师费问题以及连带责任的承担问题,吴文科虽上诉称普卡兰公司应向其退还货款7399元并承担退货运费、支付十倍赔偿金73990元、赔偿公证费损失4600元及律师费损失6000元,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对上述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结合各方陈述及提交的证据可知,吴文科通过天猫国际与阿杜德公司订立信息网络买卖合同,普卡兰公司并非合同相对方,本案中亦未有证据证实天猫技术公司、天猫网络公司、天猫进出口公司系天猫国际的经营者,吴文科亦未有充分有效的证据证实其购买的乳胶床垫为假货或不符合约定条件,其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吴文科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99.72元,由吴文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刘庆国

二O二二年六月九日

书记员:邱惠平

廖子倩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