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生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9-09-05(2019)皖0181刑初273号

安徽省巢湖市人民法院(原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人民法院)

(2019)皖0181刑初273号

公诉机关巢湖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汝生,男,1970年2月25日出生,山东省商河县人,汉族,初中文化,中共党员,无业,户籍所在地山 东省商河县,住山东省商河县。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8年9月29日被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临时羁押于济南市看守所,同年10月9日被巢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4日经巢湖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由巢湖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巢湖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邓英娥,安徽海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巢湖市人民检察院以巢检刑诉[2019]2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汝生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9年1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9年3月18日作出(2019)皖0181刑初7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张汝生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27日作出(2019)皖01刑终477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本院重新审理。2019年6月17日,本院重新立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8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巢湖市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周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汝生及其辩护人邓英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已审理终结。

巢湖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被告人张汝生与李丙仁商定,经张汝生介绍通过他人虚开农产品增值税专用发票,并由张汝生提供所需交通工具,张汝生根据票面按每吨2元提成。后二人经XX、钱长宣介绍,伙同魏春在没有实际业务往来的情况下,从安徽裕丰粮油集团有限公司向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等企业虚开93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103074639.元,税额共计12072744.71元。公诉机关针对指控事实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认为被告人张汝生伙同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其系共同犯罪的从犯,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张汝生在庭审中辩称其仅参与向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虚开20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当庭自愿认罪。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中作废的部分发票应当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2、被告人张汝生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3、被告人张汝生系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从犯,又系初犯,建议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被告人张汝生与李丙仁(另案处理〉商定,由张汝生介绍通过他人虚开农产品增值税专用发票,并由张汝生提供所需交通工具。此后,被告人张汝生与李丙仁经XX、钱长宣(均另案处理)介绍,伙同魏春(另案处理)在没有实际业务往来的情况下,从安徽裕丰粮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丰公司)向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等14家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2014年7月至9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魏春、李丙仁、XX等人从裕丰公司向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虚开20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100141140,发票号码0162799至0162848,0163219至0163283,00663412至00663454,01706165至01706025,01706207至01706214,价税合计22913200元,税额共计2636032.75元。其中,下述9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100141140,发票号码016××××3219至01693221,01692800至01692848,01693281,01693283,01706165至01706205,价税合计10537320元,税额共计1212258.05元。

二、2014年9月至10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XX、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深圳市正耀通贸易有限公司虚开12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34140,发票号码017××××5207至01725256,01732425至01732474,01739681至01739706,价税合计13993420元,税额共计1609862.8元。其中,下述12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深圳市正耀通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400134140,发票号码017××××5208至01725256,01732425至01732474,01739682至01739706,价税合计13780760元,税额共计1585397.49元。

三、2014年11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深圳市弘博洋贸易有限公司虚开7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34140,发票号码017××××9733至01739745,3704775至03704809,01739708至01739732,价税合计8062600元,税额共计927555.98元。其中,下述6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深圳市弘博洋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400134140,发票号码017××××9733至01739745,3704775至03704804,01739708至01739732,价税合计7602400元,税额共计874612.6元。

四、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深圳市蓝色创想贸易有限公司虚开5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42170,00309627至00309647;发票代码3400141140,发票号码037××××4864至03704889,03704852至03704863,价税合计6585000元,税额共计956794.79元。上述5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深圳市蓝色创想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

五、2015年7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广州碧域贸易有限公司虚开4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3××××4693,04324702至04324746,价税合计5007400元,税额共计588911.55元。其中,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3××××4693计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作废;剩余4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4895800元,税额共计576072.61元。经巢湖市公安局侦查,未查询到上述4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在税务机关的认证抵扣信息。

六、2015年2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融易(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虚开3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42170,发票号码003××××9648至00309677,价税合计3360000元,税额共计386548.8元。上述3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融易(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

七、2015年2月至3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深圳市腾万鹏贸易有限公司虚开4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42170,发票号码003××××9678至00309723,价税合计5016760元,税额共计577149.58元。上述4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深圳市腾万鹏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

八、2015年4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天津喜福泰贸易有限公司虚开2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2××××8057至04288082,价税合计2884960元,税额共计331898.06元。其中,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2××××8057至04288058计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作废。下述2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天津喜福泰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2××××8059至04288082,价税合计2663040元,税额共计306367.44元。

九、2015年5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天津市峰源浩商贸有限公司虚开3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2××××8083至04288118,价税合计4020075元,税额共计462486元。上述3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天津市峰浩源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

十、2015年6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北京贯通广源商贸有限公司虚开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43××××4665至04324683,价税合计1968200元,税额共计226430.06元。上述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北京贯通广源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全部认证抵扣。

十一、2015年10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北京新阔高商贸有限公司虚开6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1130,发票号码036××××2971至03623033,价税合计7040191.16元,税额共计809934.07元。上述6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北京新阔高商贸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

十二、2015年11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北京盛达宏商贸有限公司虚开5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36××××1056至03651114,价税合计6622722.8元,税额共计764437.08元。其中,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36××××1056至03651066计1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作废。下述4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北京盛达宏商贸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36××××1067至03651114,价税合计5402000元,税额共计621468.98元。

十三、2015年11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上海粤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虚开7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36××××3034至03623060,03651011至03651055,价税合计7962495元,税额共计916039.06元。其中,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36××××1024计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作废。下述7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上海粤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36××××3034至03623060,03651011至03651023,03651025至03651055,价税合计7850000元,税额共计903097.16元。

十四、2015年12月,被告人张汝生伙同李丙仁、魏春等人从裕丰公司向金湖富盛汇实业有限公司虚开6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66××××6188至06656231,03651115至03651125,06656175至06656187,价税合计7637615.4元,税额共计878663.65元。其中,下述2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作废: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66××××6188至06656208,03651115。下述4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金湖富盛汇实业有限公司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发票代码3400153130,发票号码066××××6209至06656231,03651116至03651125,06656175至06656187,价税合计5155837.2元,税额共计593149.36元。

2018年9月29日,被告人张汝生在济南市历下区忆鑫宾馆被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民警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巢湖市公安局在侦办裕丰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时发现被告人张汝生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遂于2017年5月19日立案侦查。

2、裕丰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明细,证实裕丰公司向涉案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票号、金额等详情。

3、涉案企业注册信息、农副产品订购合同,证实涉案企业注册登记信息以及与裕丰公司签订虚假购销合同的情况。

4、裕丰公司银行账户明细、魏春银行账户明细、李树梅名下齐鲁银行商河县支行账户明细及XX、李丙仁银行账户明细,证实魏春、李丙仁、XX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假走账情况。

5、认证抵扣材料,证实涉案企业将相关增值税专用发票在税务机关认证抵扣税款。

6、巢湖市公安局情况说明,证实裕丰公司2015年2月向天津三都澳商贸有限公司(税务识别号为120105600695037)虚开3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3400142170,发票号码003××××9648至00309677),经查证该税务识别号真实单位为融易(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该虚开3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系“克隆发票”。

7、宾馆入住记录,证实同案犯李丙仁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多次入住巢湖市区宾馆,被告人张汝生2014年12月至2015年7月多次入住巢湖市区宾馆。

8、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张汝生系被抓获归案。

9、济南市看守所出所登记表,证实被告人张汝生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8年9月29日被临时羁押于该所,2018年10月9日出所被办案单位带走。

10、前科情况查询证明,证实被告人张汝生无违法犯罪记录。

1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张汝生的出生日期等身份信息。

(二)鉴定意见,证实经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巢湖市公安局送检裕丰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签收回执上“李丙仁”签名字迹与被告人李丙仁在公安机关2018年9月7日讯问笔录上的签名是同一人所写。

(三)辨认笔录,证实魏春分别辨认出同案犯李丙仁、钱长宣、XX、被告人张汝生;李丙仁辨认出被告人张汝生;XX分别辨认出同案犯魏春、钱长宣、李丙仁、被告人张汝生;钱长宣分别辨认出同案犯魏春、李丙仁、XX、被告人张汝生;李树梅辨认出李丙仁;梅某辨认出李丙仁就是至裕丰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李老板”,高某、程某均辨认出李丙仁就是至裕丰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老李”;被告人张汝生辨认出同案犯钱长宣、魏春、李丙仁。

(四)证人证言

1、证人程某证言,证实①其2014年6、7月份至裕丰公司担任代账会计。2014年7月至2015年7月,裕丰公司开往齐河盛腾公司、深圳市正耀通公司、深圳市弘博洋公司、深圳市蓝色创想公司、广州碧域公司、天津三都澳公司、深圳市腾万鹏公司、天津喜福泰公司、天津市峰源浩公司、北京贯通广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基本都是其开具的。其听魏春说,上述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都是他山东朋友“老李”开具的。“老李”就是其在公安机关辨认出的李丙仁;②有两次可能是“老李”催要得比较急,其正在财务室开具发票时,魏春带着“老李”过来,要当面把票拿走,其出于谨慎就要求“老李”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并在上面签字,“老李”不同意,最后魏春要求其在电脑上打了一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签收回执,让“老李”把身份证号码、姓名写了上去,其这时才知道“老李”叫李丙仁。公安机关向其出示魏春等人的侦查卷宗第三卷第75页、95页、96页三张回执就是其当时让李丙仁签的。魏春等人的侦查卷宗第三卷第139页的张汝生代李丙仁签收发票凭证可能是张汝生帮李丙仁拿发票时,魏春要求对方写的。

2、证人梅某证言,证实其2015年8月22日至2017年初在裕丰公司担任主办会计,负责做账、制作会计凭证、开具发票。公安机关向其出具的裕丰公司自2015年10月开始开往北京新阔高公司、北京盛达宏公司、上海粤兴公司、金湖富盛汇公司等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都是魏春安排其开具的。魏春告诉其这些票开好之后都交给“李老板”了。“李老板”就是其在公安机关辨认出来的李丙仁。其记得裕丰公司开给南京国昶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因其失误把购方公司的税务识别号写错了还被魏春批评,其把这些票作废了。次日上午,“李老板”直接来裕丰公司找魏春拿发票。

3、证人高某证言,证实①其2012年至2016年底在裕丰公司担任出纳会计,主要工作职责是收付公司往来款。公司的主办会计依次是赵广胤、程某、梅某等人,公司的发票主要由主办会计开具。裕丰公司主要从事粮油、农副产品的收购、加工、销售。其在公司工作期间,经常听魏春说有个山东“老李”至其公司拿发票。“老李”就是其在公安机关辨认出来的李丙仁。“老李”多次到裕丰公司,直接去魏春办公室后把门关起来。之后会把一些由裕丰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带走。“老李”有时一个人来,有时会有其他人陪着;②公安机关向其出示的齐河盛腾物资公司等公司将资金汇入裕丰公司账户上之后随即转入魏春的个人账户,之后又转到李树梅、XX等人账户,其称这些都是魏春安排自己操作的,账户也是魏春提供给其的。裕丰公司2015年7月之前向上述公司开具的发票应该都是程某开具的,之后应该都是梅某开具的。

4、证人李树梅证言,证实其与李丙仁都是山东省商河县韩庙乡刘家庙村的。其2014年8月11日在齐鲁银行商河县支行办理过尾号为4619的银行卡,并开通了网银。开户资料中的联系号码155××××6278是其当时使用的号码。该银行卡一直是其本人使用,没有借给他人使用过,后来其不用了,就在银行办理了注销手续。其和丈夫谢丙华与李丙仁均没有债权、债务关系。其不知道为什么该银行卡与李丙仁之间有大量的交易记录。

5、证人郑某证言,证实其经营的巢湖市伊诺假日酒店要求每位入住客户持身份证进行实名登记,否则无法办理入住手续。本酒店关于李丙仁、张汝生2014年至2015年入住信息肯定是他们本人入住酒店。

(五)同案人供述与辩解

1、同案人魏春供述与辩解,证实①2014年7月的一天,钱长宣带着XX、李丙仁、“老张”(即张汝生)至其在裕丰公司的办公室,钱长宣希望其通过裕丰公司开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并承诺给其一定好处费,XX、李丙仁、“老张”都来说服自己,其遂同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钱长宣、XX、李丙仁、“老张”答应给其发票上每吨5-10元的好处费。其与钱长宣、XX、李丙仁、“老张”商量好之后,对外虚开的第一家购方公司是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②此后,其还以裕丰公司的名义向XX、李丙仁、张汝生介绍的深圳市正耀通贸易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向李丙仁、张汝生介绍的天津喜福泰公司、天津市峰浩源公司、天津三都澳公司、深圳腾万鹏公司、深圳蓝色创想公司、深圳弘博洋公司、上海粤兴公司、南京国昶国际公司、金湖富盛汇公司、广州碧域公司、北京新阔高公司、北京盛达宏公司、北京贯通广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③为应付税务机关检查,其和李丙仁、XX等人签订虚假的购销合同,伪造虚假的资金流,其按李丙仁要求向户名李树梅的帐户汇入资金。其和李丙仁合作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次数比较多,但所有的发票最后都给了李丙仁;④只要“老张”(即张汝生)来巢湖的时候,李丙仁也来了。他俩来巢湖找其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是李丙仁提供受票企业的开票信息,裕丰公司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受票企业的资金流都是李丙仁与其联系的。

2、同案人李丙仁供述与辩解,证实①张汝生2014年7月通过XX认识钱长宣,其和张汝生想从巢湖市购买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此后,钱长宣带着其和张汝生、XX去了裕丰公司魏春的办公室,钱长宣向魏春表明来意,并把其和张汝生、XX介绍给魏春,说想从裕丰公司虚开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后来和魏春谈好按发票每吨给魏春5至10元的利润,魏春同意了,并以裕丰公司名义向齐河盛腾公司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具体开了多少,其记不清楚了,以发票金额为准。为了应付税务机关的检查,其和张汝生、XX还和魏春一起伪造了虚假的资金交易明细。货款由齐河盛腾公司汇至裕丰公司账户,再经魏春私人账户把钱转到其一方指定的账户;②约一个月后,其和张汝生又一起到巢湖市找到魏春,要求魏春向深圳市正耀通贸易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具体的操作方式和第一次一样。后来,其和张汝生、XX又一起到巢湖市找到魏春,以裕丰公司名义向深圳博弘洋商贸有限公司、深圳市蓝色创想有限公司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这些发票都是其和张汝生、XX过来拿的,具体发票份数、金额以税务机关出具的数据为准。

3、同案人XX供述与辩解,证实①2014年7月,张汝生要求其帮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其他公司抵扣增值税。后来其朋友钱长宣带着其和李丙仁、张汝生至巢湖市裕丰公司的办公室,钱长宣让魏春通过裕丰公司开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承诺给魏春一定好处费。经钱长宣说服,魏春最终同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按每吨收10元好处费。李丙仁还给其和钱长宣每吨2元的好处费。这次虚开的第一家购方公司是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由魏春安排他们公司的会计开具20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李丙仁给其5100元的开票费。后因裕丰公司要多交100多万元的税,经李丙仁、魏春、张汝生决定作废了一部分发票,最后只剩9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被认证抵扣;②大概是2014年9月底至10月初期间,其和李丙仁、张汝生又让魏春以裕丰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深圳市正耀通贸易有限公司;③为应付税务检查,其和魏春等人伪造了相关的采购合同,制造虚假的资金交易流水。

4、同案人钱长宣供述与辩解,证实2014年7月,XX让其联系一家销售粮食的公司帮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说按每吨2元给其费用,其就答应了。之后的一天中午,XX带着“老李”(即李丙仁)和“老张”(即张汝生)和其一起到巢湖找到魏春,谈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主要是“老李”和“老张”在谈,当时“老李”还带了公司的营业执照等材料与魏春谈签合同的事情。后魏春开具了农副产品增值税专用发票,大概每吨4000元左右。当天开了很多发票,开好后其和XX、“老李”、“老张”就开车离开巢湖。在路上XX和“老李”接到电话说当天开的部分发票好像给国税局发现,不能抵扣要作废。2014年8月19日,李丙仁的银行卡向其银行卡汇了3700元好处费。

(六)被告人张汝生供述与辩解,证实①2014年6月份,李丙仁问其有没有做粮食生意代开发票的朋友,意思就是让其找可以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其把李丙仁的想法告诉了XX,并说事成之后给他提成。XX把想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情况告诉了钱长宣,由钱长宣联系到了在巢湖经营裕丰公司的魏春。2014年6、7月份的一天,李丙仁、XX、钱长宣乘坐其驾驶的车辆去巢湖找魏春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到巢湖之后,其和钱长宣、XX、李丙仁一起做魏春的思想工作,魏春才同意虚开发票。后魏春安排会计按李丙仁提供开票信息及受票公司的基础材料,以裕丰公司的名义向齐河盛腾公司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关于开票的好处费、走虚假资金流水的情况,是李丙仁和魏春商谈的。票开好之后魏春交给了XX,之后其和XX等人返回,在车上,XX把票给了李丙仁。中途听到他们接了魏春的电话,说发票不能开那么多,因为裕丰公司的进项不够,这样有一部分的发票就作废了;②一个月后,其负责开车和XX、李丙仁再次找到魏春,以裕丰公司名义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给深圳市正耀通公司,受票公司信息包括虚假合同也是李丙仁提供给魏春;③此后直到2015年12月底,其和李丙仁把XX撇开,每次由其负责驾车二人去巢湖找魏春,以裕丰公司名义向深圳市弘博洋公司、深圳市蓝色创想公司等十几家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这些受票公司的信息都是李丙仁提供,虚假的资金流水也是李丙仁安排操作,李丙仁利用他同村的李树梅银行卡作为资金回流的收款账户。其听李丙仁说过知道有李树梅这个人,但其并不认识她;④其对公安机关出示本案虚开的受票单位为齐河盛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等14家企业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明细,经辨认确系自己参与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被告人张汝生在庭审中辩称其仅参与本案第一起犯罪,经查,被告人张汝生归案后在接受巢湖市公安局历次讯问以及检察机关讯问中对参与上述十四起犯罪均供认不讳,其所作的有罪供述均系司法机关依照法定程序收集,供述内容前后稳定,并与同案人魏春、李丙仁的供述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其参与全部十四起犯罪。被告人张汝生翻供所作的该辩解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汝生伙同他人虚开89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税额共计11592950.86元,其中,共有72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由受票企业认证抵扣税款9515694.38元,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显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应予科刑。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张汝生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辩护人辩称本案作废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经查,裕丰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明细证实共有3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作废,因作废发票无法在税务机关进行认证抵扣,故应当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该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张汝生构成坦白,经查,被告人张汝生到案后在第一次接受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民警讯问时否认实施犯罪,其又在庭审中翻供,不符合坦白的构成要件,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张汝生系从犯、初犯,建议对其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本案的违法所得,依法应予追缴没收并上缴国库。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和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汝生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9月29日起至2024年9月28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缴纳)

二、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周 伟

审 判 员: 何凤华

人民陪审员: 徐得春

二O一九年九月五日

书 记 员: 袁晶晶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