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兴强与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原武汉华星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02-14(2015)鄂汉阳民三初字第00118号
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汉阳民三初字第00118号
原告:雷兴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家兴,系湖北尊而光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原武汉华星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汉阳区龙阳大道26号。
法定代表人:魏巍,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晶,系该公司员工。一般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左思敏,系该公司员工。一般授权代理。
原告雷兴强诉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肖政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刘理娟、付北达参加的合议庭,于2016年4月11日、6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雷兴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家兴,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晶、左思敏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雷兴强诉称:原告于2006年12月入职被告公司担任售后部钣金组长,但直到2009年被告才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2013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后双方未再续订劳动合同。原告在被告公司上班每周只休息一天,即每周加班一天,被告未给付原告加班费,违反法律规定。故原告起诉要求被告给付2014年1月至2014年12月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78,076.22元、2006年12月至2014年12月每周加班一天的加班费114,870元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52,050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辩称:1、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双倍工资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告自2006年12月入职之日起,被告先后与其签订了三份劳动合同,其中第三份劳动合同于2014年1月1日签订,合同有效期为5年,至2013年12月31日止;2、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加班工资无事实依据。被告实行的是综合制计算工时,原告每天工作7小时15分钟,加班工资按绩效工资的形式随银行流水发放。3、原告要求经济补偿金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告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无故旷工,被告有权解除劳动关系,无须给付经济补偿金。4、原告要求给付2014年1月的工资差额为不合理要求。5、原告的工资中含有绩效工资,绩效工资根据原告的实际工作时间计算,故被告不应另外支付原告加班工资。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6年12月入职被告公司担任售后部钣金组长工作,双方于2006年12月31日签订了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2009年1月1日签订期限至2013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2014年1月1日原、被告签订《续订、变更劳动合同》一份,注明“根据被告公司生产(工作)需要和原告要求,双方同意续订劳动合同,从2014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被告依法为原告缴纳了社会保险。原告每周工作6天,离职前12个月月平均工资为6,507元。原告于2014年12月29日向武汉市汉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被告给付原告2014年1月至2014年12月因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78,076.22元、2006年12月至2014年12月每周加班一天的加班费114,870元及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52,050元。武汉市汉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2月10日作出的阳劳人仲裁字(2015)第16号仲裁裁决书,裁决:被告给付原告延长工作时间工资9,226元,驳回原告其他请求。原告不服该仲裁裁决书,遂诉至本院。2015年1月26日,原告以邮寄的方式向被告行政部主管顾书勤寄出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于同月29日起停止在被告公司工作。被告收到上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后,于2015年2月10日通过邮寄的方式向原告出具了旷工通知书,注明“限你于2015年2月12日,主动与公司联系,否则视你为自动离职,自2015年2月13日起与本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原告于2月12日签收该通知书,被告于2015年2月14日停止发放原告工资。
另查明:关于原告在被告公司中每天工作的时间,原告认为是九个小时,被告认为是7小时15分钟,但均未能提交证据证明。
还查明:经被告申请,本院委托湖北中真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笔迹鉴定,该中心于2015年5月11日作出鄂中司鉴(2015)文鉴字第068号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告提交的原、被告于2014年1月1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原告签名与样本上的原告签名不是一人所写。两名司法鉴定人职称分别为工程师、高级工程师。
经被告申请,本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笔迹鉴定,该中心于2016年10月14日作出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鉴字第344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落款时间为“2008.5.13”的《员工手册学习后感》原件上落款部位“雷兴强”署名字迹与供检的雷兴强签名样本字迹是同一人所写。
被告认为鄂中司鉴(2015)文鉴字第068号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鉴定结论错误,向本院申请重新鉴定。鉴于该司法鉴定送检样本较少(仅三份原告签名),并且其中一份样本为原告在与被告发生本案争议后原告与其律师签订委托代理合同上的签名,不能排除误导嫌疑,经合议庭合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本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笔迹鉴定,该中心于2016年12月1日作出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鉴字第344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标称日期为“2014年1月1日”、甲方为“武汉华星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乙方为“雷兴强”的《续订、变更劳动合同》原件上“乙方(签名)”处的“雷兴强”署名字迹与供检的雷兴强签名样本字迹是同一人所写。三名司法鉴定人职称分别为高工、副教授、教授。
上述事实有劳动合同、银行对账单、武汉市职工社会保险缴费明细查询单、被告公司2014年10月、11月车间员工考勤明细表、阳劳人仲裁字(2015)第16号仲裁裁决书、员工手册、员工手册学习读后感、售后部绩效方案、原告2014年1月至12月工资明细表、绩效明细表、旷工通知书、鄂中司鉴(2015)文鉴字第068号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鉴字第344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6)鉴字第344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关于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本案湖北中真司法鉴定中心及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2014年1月1日续订、变更劳动合同上原告签名字迹的鉴定结论不一致,鉴于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于该项鉴定鉴定人员的鉴定资质高于湖北中真司法鉴定中心,其鉴定使用的送检样本亦远多于湖北中真司法鉴定中心使用的送检样本,其鉴定结论更为客观、权威,故本院对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予以采信。由此,本院确认原、被告于2014年1月1日签订了期限从2014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续订、变更劳动合同》,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4年1月至2014年12月因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78,076.22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加班工资的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供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劳动定额标准,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用人单位安排加班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劳动者支付加班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劳动部《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用人单位在劳动者完成劳动定额或规定的工作任务后,根据实际需要安排劳动者在法定标准工作时间以外工作的,应按以下标准支付工资:(一)用人单位依法安排劳动者在日法定标准工作时间以外延长工作时间的,按照不低于劳动合同规定的劳动者本人小时工资标准的150%支付劳动者工资……。《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三条规定: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本案原、被告对原告每周上班六天的事实均无异议,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每天工作的时间长短,被告主张原告每天工作的时间为7小时15分钟,原告认为每天工作超过这个时间,但原告就此未能提交充分证据予以证实,亦未能提交证据证明被告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原告提交的员工考勤明细表复印件显示被告公司是以日为单位记录考勤,而不是包含有每日上午、下午上、下班具体时间的考勤记录)。由此本院确定原告每天工作的时间为7小时15分钟,每周工作43.5小时,超过上述国家规定标准。原告于2006年12月入职被告公司,于2015年1月29日起停止在被告公司工作,原告在被告公司工作八年一个月,故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加班费114,87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按照82,205.2元(1、原告每小时工资为:6,507元÷21.75日÷8小时=37.40元;2、原告每年加班工资为:37.40元×3.5小时×52周×150%=10,210.2元;3、原告八年一个月加班工资为:10,210.2元×8年+37.40元×3.5小时×4周=82,205.2元)予以支持,超过部分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关于原告的工资中含有绩效工资,绩效工资根据原告的实际工作时间计算,故被告不应另外支付原告加班工资的诉讼意见,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根据上述规定,原告以被告未能及时足额支付加班工资等理由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规定,被告应给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故原告要求被告给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2,050元的诉讼请求,低于国家规定的标准(6,507元×8个月=52,056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针对原告要求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仲裁请求,武汉市汉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予以驳回,原、被告就此均未提起诉讼,视为双方均服从该裁决内容,本院予以确认。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参照劳动部《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雷兴强加班费82,205.2元;
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雷兴强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52,050元;
驳回原告雷兴强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武汉恒信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免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款单位全称:武汉市财政局非税收入汇缴专户武汉市中院诉讼费专户;开户行:农行武汉市民航东路分理处832886,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肖 政
人民陪审员  刘理娟
人民陪审员  付北达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郭 照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5123109459,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