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晓群与延长汇通风电有限公司,陕西尚鼎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2-12-26(2022)陕06民终1067号

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2)陕06民终1067号

审理经过

二审诉讼请求

二审辩方观点

汇通公司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二、我们再次强调案涉工程中泰公司是承包方,并履行施工合同,与上诉人并无任何关系,汇通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向中泰足额支付了全部工程款,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情形,上诉人突破合同的相对性提出本诉,及上诉请求,均应该驳回。

一审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5月20日,被告中泰公司(原陕西尚鼎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中标中广核陕西延长雷赤二期50MW风电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工程施工项目,中标金额为17686512元。2017年6月20日,被告汇通公司与被告中泰公司签订《中广核陕西延长雷赤二期50MW风电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工程施工合同》,其中合同4.3规定: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转包给第三人,或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肢解后以分包的名义转包给第三人等。2017年8月4日,被告中泰公司与原告丁晓群签订内部承包合同书,中泰公司将该工程全部转包给原告,原告无建设资质。原告在承包该项目后负责施工,在施工过程中,中泰公司与原告就工程施工的履行发生争议,2018年8月27日,中泰公司向原告发出解除合同函,因此原告未全部完成合同约定的工程量,原告完成的合同工程量价款为17101864.91元,被告中泰公司已经足额支付原告工程款。另查明,现涉案工程已交付使用,经被告汇通公司与中泰公司结算涉案工程款为19664144.58元,被告汇通已将工程款全部支付予被告中泰公司。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本案中,中泰公司将其与汇通公司签订的《中广核陕西延长雷赤二期50MW风电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工程施工合同》以内部承包的形式转包给原告丁晓群,且丁晓群无资质,故该内部承包合同书无效,原告丁晓群请求法院确认其与中泰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无效的请求,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中泰公司返还原告的咨询管理费654450元、履约保证金345550元、非法扣除的所谓罚款500000元,因原告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实际发生,且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故不予支持。关于原告的第二项诉讼请求,即要求二被告支付拖欠的工程款8109702.48元,原告认为其施工工程量价款为23584214.91元,并提交了工程结算书,但未经二被告签字或盖章确认,二被告亦不认可,故施工工程量价款为23584214.91元的事实不能成立,被告中泰公司认可其施工工程量总价款为17101864.91元,且已经全额支付,被告汇通公司亦将工程款全部支付予被告中泰公司,故原告要求二被告支付其工程款的主张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丁晓群与被告陕西中泰电力建设有限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无效。二、驳回原告丁晓群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9068元,由原告丁晓群承担。

本院查明

本院组织中泰公司和丁晓群就涉案工程收到的金额进行核对,核对情况有双方签字的统计表为准,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中泰公司质证称,表格里的打印部分所涉金额为尚鼎(原中泰公司)向法庭提交的工程支出,该表格经中泰公司与丁晓群核对,丁晓群方已对异议部分由王亮亮书写丁晓群本人签字确认,对于双方争议部分,金额由法院依法裁定。丁晓群质证称,一、尚鼎的表格中显示向上诉人管理人员王某某支付1434216.77元,根本不存在实际支付的行为;二、对于上诉人离场后产生的材料费、劳务费,与上诉人遗留的工程量价款差距巨大,中泰公司在上诉人离场后的材料费和劳务费不符合工程实际,严重背离了发包合同工程量的中标计价标准和工程实际,这一部分也不存在增加变更的情形,因此上诉人不能进行确认;三、中泰公司提供的票据在开庭时上诉人已就有关票据提出异议,其中557073.74元的潼关工程、中标服务费2000元、西安麦龙环境工程公司空调设备费37010元、爱博元电力金具材料款108306元均与该案无关;四、中泰公司支出的失控发票及罚款没有具体的票据予以支持,扣除上诉人的653656.53元没有票据予以支持,属于无理由扣除;五、其他税款应该按照国家规定的税率标准进行抵扣后补交;六、咨询管理费不符合法律规定和最高院相关的判例;七、延长汇通在结算中所支出的混凝土垫层54.9万多元,石方开挖金额25.4万元,隔水层大约119万元,全部是上诉人施工完成增加变更的工程量,这一部分款项支付给上诉人;七、上诉人对中泰公司所列支的表格中序号38到42五项材料款不予认可;八、中泰公司罗列的支付给劳动监察大队两项47万元农民工工资没有劳动监察大队的具体支出凭证,上诉人只认可中泰公司通过劳动监察大队和法院判决中向王保强和刘升升支付的款项。汇通公司未发表质证意见。

经审查,本院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其关联性和证明力将在下文结合争议事实予以综合分析阐述

本院认为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本案中,中泰公司将工程整体非法转包给没有资质的丁晓群,双方签订的《内部分包合同》无效。挂靠关系和层层转包、违法分包关系中的实际施工人,不属于《建工解释(一)》第四十三条规定的可以突破合同相对性的实际施工人范围,因此,其不能直接请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被上诉人汇通公司及中泰公司对涉案工程结算金额为19776632.58元,且已足额支付的事实均予以认可,故上诉人丁晓群对汇通公司要求支付剩余工程款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经审理查明,本院对双方争议的事实,总结焦点如下:一、丁晓群对退还管理费、履约保证金及不应承担工程罚款的主张是否合理;二、《工程事业部约谈陕西尚鼎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会议纪要》中的增加金额是否已计入双方确认的工程量总额内,丁晓群主张应支付增加变更款的主张是否合理;三、已付工程款的认定。

关于焦点一,丁晓群要求退还管理费、履约保证金及不应承担工程罚款的主张是否合理

上诉人主张的管理费654450元,履约保证金345550元通过银行转给时任公司法人范云彬,中泰公司予以认可。关于履约保证金,目前涉案工程已经交付使用,应视为验收合格,故上诉人主张返还履约保证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管理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中泰公司因转包所获得的管理费属于非法所得,丁晓群主张基于合同无效要求中泰公司退还管理费,无法律依据。本案中,上诉人丁晓群并未完成所有工程量,剩余工程量由中泰公司完成,中泰公司在涉案工程中履行了部分管理职责,故上诉人丁晓群请求返还管理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工程罚款,丁晓群并未提供中泰公司在结算时扣除罚款金额的证据,其次双方多次结算中也并未体现工程罚款已实际履行,故对丁晓群关于工程罚款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二,《工程事业部约谈陕西尚鼎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会议纪要》中的增加金额是否已计入双方确认的工程量总额内,丁晓群主张应支付增加变更款的主张是否合理。

陕西汇通与中泰公司认为,原二审裁定中表述“已经完成总工程造价为17101864.91元,对此双方予以认可”,在总工程造价中已经包含了变更部分,故不应支持丁晓群的主张。经审查,在我院(2021)陕06民终1140号案件的庭审笔录中记录内容如下:“丁晓群:我们中标合同总价款是17686512元,我们已经完成的合同总价款金额是17101864.91元。”裁定书中认定的事实来源于此,应按照意思自治的原则,不应扩大理解,对于丁晓群主张的合同外增加工程量是否合理,分析如下:

陕西汇通与中泰公司双方对涉案工程最终结算价格为19664144.58元均予以认可,与合同约定工程价款17686521元,金额相差1977632.58元,汇通公司和中泰公司对差额为工程量正变更均无异议,2018年9月6日汇通公司与中泰公司召开会议,制作了《工程事业部约谈陕西尚鼎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会议纪要》,双方对变更内容进行确定,其中包括三七灰土垫层换混凝土垫层:增加1400立方米、单价500元,金额700000元;三七灰土隔水层增加5750立方米,单价120元,金额690000元;金具材料变更300个、单价70元,金额21000元;林业罚款24000元;协调费400000元,共计1835000元。本院认为,该会议纪要虽然为复印件,但汇通公司对该证据中签字的人员及会议纪要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且案涉工程存在增加工程量变更的事实,双方均予以认可,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汇通公司与中泰公司签订的《中广核陕西延长雷赤二期50MW风电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工程施工合同》第15.2条约定,“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经发包人同意,监理人可按照第15.3款约定的变更程序向承包人作出变更指示,承包人应遵照执行。没有监理人的变更指示,承包人不得擅自变更。”陕西尚鼎与丁晓群签订的《内部分包合同》第十条第三款约定:“本合同附件为甲方与建设单位签订的《施工合同》,乙方签订本合同时已充分熟悉该合同及工程的现场情况,乙方严格按该合同的约定履行合同”,内部分包合同虽然因非法转包、违法分包而无效,合同中关于解决争议的条款具有相对的独立性,不因合同无效而失去其效力。结合丁晓群提供的编号SXMS10-SG3-019、SXMS10-SG3-024工程联系单中可以认定C25、C15砼方量增加、三七灰土垫层方量增加的事实。SXMS10-SG3-013、SXMS10-SG3-007工程联系单中可以认定增加金属材料300个的事实。以上工程联系单均有监理单位宁夏兴电工程监理有限责任公司签字确认及盖章,设计单位山东恒力新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签字确认及盖章。以上工程联系单变更内容与《工程事业部约谈陕西尚鼎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会议纪要》变更内容可相互印证,故本院予以认定,会议纪要内容是对变更工程量及价格的认定,依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本院依据工程联系单出具的时间、会议纪要的时间、会议召开的目的以及双方对丁晓群已完成工程量约95%的认可,本院认为,会议纪要中确认的工程量变更金额并未算入17101864.91元工程量中,故本院认定增加工程量变更金额为1835000元。

关于焦点三,已付工程款的认定。

在中泰公司提供的《中厂核陕西延长雷赤二期50MW电风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施工工程支付明细》中认为已支付工程款为19927484.04元,丁晓群提供的《王亮延长项目按业主方付款时间对应拨款情况》认为已收到15033535.49元,经对比,丁晓群对中泰公司提供的清单中,对以下支付项目提出异议:19镀锌铁塔采购款2618元、35西安爱博元诺电力科技有限公司21193.49元、38大征电线有限责任公司429400元、39陕西宋亮电力器材有限公司210000元、40陕西宋亮电力器材有限公司19891.02元、41廊坊北熔电器股份有限公司2760元、42西安沃宝电力科技有限公司10990元、59延长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450000元、60延长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20000元、69宋涛50000元、70宋涛50000元,经审查,以上支付项目与丁晓群提供的《王亮延长项目按业主方付款时间对应拨款情况》在其自认已支付的款项明细中均予以认可,故丁晓群对以上项目提出异议,本院不予支持,按已付款项认定。

丁晓群对中泰公司提供的《中厂核陕西延长雷赤二期50MW电风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施工工程支付明细》中失控发票624919.66元、付给周某某391000元和20000元、付给王某某1434216.77元,提出异议,本院分析如下:

关于失控发票624919.66元,失控发票为未向税务机关申报或未按规定缴纳税款的发票,中泰公司已经向西安曲江新区国家税务局缴纳了失控发票税费,可以排除其主观故意。该税费为实际开票金额应缴纳税费,该税费产生于丁晓群施工期间,理应由丁晓群承担,对该笔费用本院予以认定。

关于付给周某某391000元和20000元,该费用均发生于丁晓群施工完毕之后,鼎尚公司并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该费用与丁晓群工程款具有因果关系,丁晓群异议成立,对该笔费用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付给王某某1434216.77元,依据中泰公司提供的序号为1692,2017年11月21日记账凭证显示,摘要中记载:结算王某某中广核延长雷赤二期50MW风电项目升压站及集电线路工程劳务费。科目项记载:应付账款-丁晓群,金额为1434216.77元。以及费用报销单、陕西省增值税普通发票。以上证据仅能证明案涉项目中王某某劳务费为1434216.77元的事实。经本院多次向中泰公司催促,其仍未提交银行转账依据。结合丁晓群提供的王某某的证明,本院认定,该笔劳务费债权人为丁晓群,中泰公司并未提供已经支付的有效证据佐证,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故认定拖欠丁晓群的劳务费1434216.77元未支付。

又查明,中泰公司拖欠大征电线有限公司材料款22600元,拖欠宋涛1250000元,以上两笔债务中泰公司并未支付,但均计入对丁晓群的已付款中,丁晓群对此并未提出异议,故该笔费用应由中泰公司承担,算入已支付款金额中并无不当。其次,丁晓群在《王亮延长项目按业主方付款时间对应拨款情况》中自认中泰公司已支付毛化才风机工程款232053.4元、支付魏德远光缆工程款240350元,以上两笔费用并未包含在中泰公司的支付明细中,故应算入中泰公司已支付丁晓群工程款金额中。

综上,案涉工程中,丁晓群完成的工程量为(17101864.91元+1835000)18936864.91元,中泰公司已付工程款为:(19927484.04+232053.4+240350-1434216.77-391000-20000)18554670.67元,应返还丁晓群保证金345550元,中泰公司应当支付丁晓群727744.24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第一条、第二条、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二、由被上诉人中泰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上诉人丁晓群剩余工程款、工程保证金等共计727744.24元。

三、驳回上诉人丁晓群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79068元,由上诉人丁晓群负担73081元,由被上诉人陕西中泰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负担5987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9068元,由上诉人丁晓群负担73081元,由被上诉人陕西中泰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负担598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彩虹

审判员:郭丹

审判员:乔文博

二O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高敏

书记员:霍娅娅

1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