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廖勇诉与被告曾永成、太平洋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2016-07-26(2016)黔2325民初661号
贵州省贞丰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黔2325民初661号
原告廖勇,贵州省贞丰县人。
委托代理人邓斌,贵州省贞丰县人,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曾永成,贵州省兴仁县人。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西南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
组织机构代码证:XXXX。
住所地:兴义市神奇东路金城大厦一、四楼。
负责人万萍,贵州省贵阳市人。
委托代理人刘萍,女,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西南中心支公司员工,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原告廖勇诉与被告曾永成、太平洋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5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毛盅程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5月27日、6月16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廖勇及其委托代理人邓斌,被告曾永成、太平洋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刘萍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廖勇诉称:2016年4月1日19时30分,被告曾永成驾驶贵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从北盘江镇往龙场镇方向行驶,于当日19时30分许行驶至关兴公路71KM+500M(小地名:龙场镇分水岭)处时,与原告廖勇驾驶的贵XXXX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原告廖勇受伤,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该次交通事故经贞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简易程序),被告曾永成承担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廖勇无责任。因被告曾永成驾驶的小车在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故该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于2016年4月1日住进贞丰县人民医院,4月9日医院告知欠费,原告告知被告后,被告迟迟未来缴费,加上原告父亲恰巧在此期间病故,故4月11日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说再住几天,原告都没有住。出院后原告多次找两被告协商误工等赔偿问题,均未达成一致协议。故原告以此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诉请:1、判决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出院后期疗养费、摩托车修理费等合计10482元,不足部分由被告曾永成承担;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曾永成辩称:希望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1、诉求的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过高,按照被告计算的误工费是92元一天,护理费是78元一天,住院伙食补助费是60元一天,且没有造成骨折,故无后续治疗费,提出后续治疗费不予认可;2、交通费不予认可;3、摩托车修理费认可,也定损了,对于1090元予以认可,对于税款23.39元的税中税发票不予认可。
原告廖勇对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告廖勇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的收入证明,拟证明从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廖勇收入情况,一年工资总收入45171元。二被告无异议。
2、原告廖勇之妻贺建珍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的收入证明,拟证明从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贺建珍收入情况,证明误工费的计算来源,一年工资总收入37867元。二被告无异议。
3、摩托车辆修理费发票一张、税费发票一张,拟证明原告廖勇在交通事故后修理摩托车花费1113.39元的情况。二被告对于修理费1090元认可,对于23.39元的税中税发票不予认可,认为税费应该是由修理方支付。
4、交通费发票一张,拟证明廖勇在交通事故后在贞丰住院期间花费200元交通费的情况。二被告有异议,认为该发票不是正规发票,没有注明从哪里至哪里,也没有说明原因。
5、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拟证明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经过及责任划分为被告曾永成承担全部责任,原告廖勇无责任。二被告无异议。
6、疾病证明单、住院一日清单、出院记录各一份,拟证明原告廖勇因此次交通事故住院治疗、用药情况、住院时间情况。二被告无异议。
7、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拟证明原告的基本身份信息及主体适格。二被告无异议。
8、2016年5月11日拍摄的照片一张,拟证明原告廖勇的左脚至今尚未治愈。二被告无异议。
9、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出具证明两份,拟证明廖勇及贺建珍系该公司职员。二被告无异议。
被告曾永成对其辩解,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拟证明被告曾永成个人身份信息。原告廖勇及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无异议。
2、驾驶证、行驶证复印件各一份,拟证明被告曾永成有合法的驾驶资格。原告廖勇及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无异议。
3、原告廖勇在贞丰县人民医院住院医疗发票两张,拟证明廖勇在贞丰县人民医院住院期间花费医疗费2135.5元和336元门诊费的情况,同时证明这两笔费用系被告曾永成缴纳。原告廖勇及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无异议。
4、保险单复印件两份,拟证明被告曾永成的肇事车辆贵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在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兴仁县支公司投有交强险和商业险50万元,且该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原告廖勇及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无异议。
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其辩解,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举证、质证,并听取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解,本院对原、被告双方提交的证据采信意见如下:
1、对原告提交的1号、2号、5号至9号证据,被告曾永成提交的1号至4号证据,对方当事人无异议,证据客观真实,来源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2、对原告提交的3号证据,因二被告对23.39元的税中税不予认可,且该税收缴款书明确显示纳税人为李永齐,并非本案原告,故本院对23.39元的税收缴款书发票不予认可,依法确认摩托车修理费为1090元;3、对原告提交的4号证据,因二被告有异议,且该发票并未标注乘车日期、乘车座位号及车次,故本院不予采信,结合本案实际,酌情支持100元。
经审理查明:2016年4月1日19时30分,被告曾永成驾驶贵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从北盘江镇往龙场镇方向行驶,于当日19时30分许行驶至关兴公路71KM+500M(小地名:龙场镇分水岭)处时,与廖勇驾驶的贵XXXX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原告廖勇受伤,两车损害的道路交通事故。同日,贵州省贞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第201625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被告曾永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廖勇无责任。原告廖勇受伤后,于当日被送到贞丰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6年4月11日,共10天,在此期间,由原告妻子贺建珍照顾。被告曾永成为其垫付医疗费合计人民币2471.5元。同时,该起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廖勇驾驶的贵XXXX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受损,原告为此支付了摩托车修理费1090元。后因双方未就赔偿达成协议,原告遂诉至本院,请求二被告共同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后期疗养费、摩托车修理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0482元。
另查明:原告廖勇与案外人贺建珍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9年5月18日办理结婚登记。双方现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上班已超过一年,原告廖勇从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上班期间一年工资总收入45171元。原告廖勇之妻贺建珍从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上班期间一年工资总收入37867元。在原告住院期间,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未支付原告及其妻子贺建珍工资。
再查明:原告廖勇出院后,左脚至今尚未治愈。被告曾永成驾驶的贵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险50万元,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本院认为:因道路交通事故致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赔偿义务人应对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根据贵州省贞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的第201625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曾永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廖勇无责任。原、被告双方均未申请复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按照双方比例在商业险限额内承担责任。在本案中,因被告曾永成驾驶的贵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故本案依法应当由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再按照责任大小承担。
原告廖勇的相关经济损失,按照法律规定,本院作如下认定:
1、医疗费:本院根据医疗发票确认医疗费为人民币2471.5元。
2、误工费:因原告廖勇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上班已超过一年,其一年的总收入为人民币45171元,且在住院10天期间,该公司未发放工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工作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之规定。故原告廖勇的误工费依法确认为:1237.56(45171÷365×10=1237.56)元。故对原告主张为4285÷30×40=5713元不予认可。
3、护理费:参照误工费计算,原告廖勇之妻贺建珍在贞丰县顶罈椒业有限公司上班已超过一年,其一年的总收入为人民币37867元,且在原告廖勇住院10天期间,其负责护理时,该公司未发放工资,故护理费依法确认为:1037.45(37867÷365×10=1037.45)元。故对原告主张2969÷30×20=1979元不予认可。
4、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10天×100元/天=1000元,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为10天×60元=600元。
5、交通费:原告主张200元,但原告提交的交通费发票不符和规定,本院结合实际考虑,酌情支持100元。
6、摩托车修理费:本院根据修理费发票确认为1090元。
7、后期治疗费:原告向本院提供2016年5月11日拍摄的照片一张用于证明原告廖勇的左脚至今尚未治愈,因该证据二被告无异议。同时原告主张后期治疗费为人民币500元,虽原告未提供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予以证实该后期治疗费属必然发生,但本院结合实际,考虑到原告主张金额不大,且确实需要治疗,故本院予以支持。
以上费用合计:7036.51元,未超出交强险的赔偿限额122000元范围,故依法应当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廖勇各项经济损失7036.51元。但交通事故发生后,被告曾永成已先行支付原告廖勇医疗费2471.5元,依法应从中扣除,由太平洋保险公司支付给被告曾永成。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西南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十五日内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廖勇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后期治疗费、摩托车修理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036.51元(其中2471.5元支付给被告曾永成,实际只需支付原告廖勇4565.01元)。
二、驳回原告廖勇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被告曾永成承担。
上列判决确定的权利义务,义务人应在判决指定期限内自动履行,逾期不履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指定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毛盅程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聂世宁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