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玛依鸿广石油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李吉平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3-01-05(2022)新02民终373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2)新02民终373号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克拉玛依鸿广石油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

法定代表人:王欢,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明军,新疆炎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吉平,男,1980年2月25日出生,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盛俊艳,克拉玛依区胜利路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克拉玛依市金牛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

法定代表人:赵显钧,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毅飞,男,系该公司市场经营部副主任。

原审被告:克拉玛依市弘峰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

法定代表人:王**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珂莹,女,该公司员工。

审理经过

二审诉讼请求

二审辩方观点

金牛公司答辩称,其已将案涉工程项目款项全部支付鸿广公司,其与李吉平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故其不应承担责任。所以,一审法院裁判金牛公司不承担案涉责任正确。

弘峰公司答辩称,其已将案涉工程项目款项全部支付金牛公司,其与鸿广公司及李吉平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故其不应承担责任。所以,一审法院裁判弘峰公司不承担案涉责任正确。

一审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为与裁判

二审诉讼中,当事人均无新证据提交。

本院二审审理,所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故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一、关于涉案生活服务基地办公室维修项目审定价款9,879,955.88元是否还要下浮11.5%后计取结算款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2004)第一条规定,李吉平作为自然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加之案涉工程项目鸿广公司从他人手中承包后整体转包李吉平具体施工,故李吉平与鸿广公司之间施工合同无效。然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八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因此,李吉平与鸿广公司之间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项目竣工并经验收合格后,鸿广公司仍应依合同约定结算条款支付李吉平相应的工程款,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民事法律责任。依上述查明事实,双方当事人除此项工程项目即生活服务基地办公室维修工程项目没有签订书面合同,对是否在审定价款基础上下浮11.5%后计取结算款没有约定外,其余工程项目均对审定价款基础上下浮11.5%有明确约定,事后对这一问题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鸿广公司上诉主张该项工程项目应在审定价款9,879,955.88元基础上下浮11.5%后计取结算款,李吉平对此予以否认,鸿广公司又不能提供充分有效证据佐证其扣减事由,仅要求参考案涉其他工程项目约定的下浮比例计取结算款无法律依据,鸿广公司此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所以,一审法院就此项工程项目即生活服务基地办公室维修项目结算款按审定价款9,879,955.88元计取并无不当。

二、关于案涉工程项目中发生的劳务费,使用水泥、钢筋、钢管、钢板、彩钢板以及乌尔禾别墅35、36号维修改造项目等6部分款项是否存在应扣减而未扣减的事实问题。一般情况下,在诉讼中,基于同一基础法律关系,即使当事人未提反诉,为减少当事人诉累、提高司法效率,当双方当事人互负到期债权债务符合一定条件时可以进行相互冲抵。本案中,鸿广公司提出上述费用扣减事宜,除一审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帐、审核各项费用凭据后认定已付工程款7,714,794.68元,代付材料款、劳务费346,844.15元认定的事实之外,鸿广公司上诉认为下列事项少扣减或未扣减款项分析如下:1.《2018年克拉玛依市金牛公司红浅1500方污水处理项目欠付劳务费名单》及白碱滩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划款清单载明劳务费系2,066,093元和63,845元,一审法院只采信扣减1,625,068元,对其中的504,870元未扣减的问题。因为上述凭据记载中除李吉平确认的1,625,068元外,鸿广公司存在向其公司员工支付劳务费的事实,对504,870元没有直接有效证据证实已经支付李吉平,故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2.李吉平使用石子、水泥、钢管、钢筋、钢板及彩钢板费用扣减问题。根据一审双方当事人对帐及对凭据质证情况,因双方当事人对单价事前没有明确约定,李吉平认可按其使用数量和自认单价(低)所得数额扣减,鸿广公司主张按其抗辩单价(高)所得数额扣减,双方当事人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因为鸿广公司主张抗辩扣减事宜,故其负有举证责任。但是,鸿广公司仅陈述扣减事项,在李吉平否认的前提下,其不能提供直接有效证据证实自己主张扣减单价的依据,故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经审查并结合案涉事实,认为鸿广公司的扣减待证事实真伪不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六条“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其中一部分事实已经清楚,可以就该部分先行判决。”之规定,直接采信李吉平自行认可数量和单价所得数额予以扣减并无不当。事后,如果鸿广公司能够提供抗辩主张单价的事实依据或有效证据,可就李吉平使用石子水泥、钢管、钢筋、钢板及彩钢板费用扣减问题,另行起诉,并不损害其合法权益。3.乌尔禾别墅35#36#维修改造、龙翔小区出租房装修项目中家具费问题。二审诉讼中,鸿广公司主张同意按147,440.78元扣减,但2021年5月12日李吉平与鸿广公司对账单显示,此笔费用已计入该工程项目审定价款之中,因此不存在再次扣减的问题。因此,鸿广公司上诉请求案涉工程项目中发生的劳务费,使用水泥、钢筋、钢管、钢板、彩钢板以及乌尔禾别墅35、36号维修改造项目等6部分款项未扣减或少扣减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承前所述,本案中,一审法院依据现有证据审核认定鸿广公司应支付李吉平工程款9460164.50元,除去已经支付工程款7,714,794.68元和应扣减代付材料款、劳务费346,844.15元外,尚欠1,398,525.67元并无不当。

三、关于涉案的税款的承担和发票问题。一是开具发票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七条规定,双务合同中抗辩的范围仅限于对价义务。一方不履行对价义务的,相对方才享有抗辩权。支付工程款与开具发票是两种不同的性质的义务,前者是合同的主要义务,后者并非合同的主要义务,二者不具有对等关系。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当事人一方向另一方开具发票为其法定义务之一,依照诚信原则,该法定义务应当作为合同的附随义务由接受工程款的一方履行,但这不是合同的主要义务。因此,本案中,鸿广公司以李吉平未开具发票而扣减工程款或另行收取税款无法律依据,故此项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二是关于税款承担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四条“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负有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为纳税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负有代扣代缴、代收代缴税款义务的单位和个人为扣缴义务人。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必须依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缴纳税款、代扣代缴、代收代缴税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四十九条“承包人或者承租人有独立的生产经营权,在财务上独立核算,并定期向发包人或者出租人上缴承包费或者租金的,承包人或者承租人应当就其生产、经营收入和所得纳税,并接受税务管理;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发包人或者出租人应当自发包或者出租之日起30日内将承包人或者承租人的有关情况向主管税务机关报告。发包人或者出租人不报告的,发包人或者出租人与承包人或者承租人承担纳税连带责任。”之规定,纳税义务不同的纳税人需要根据自身的经营活动缴纳相应的税款,这是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不能通过合同的约定转嫁给他人。工程建设施工的各项税款要依法纳入工程造价中,属于施工承包单位承担的部分必须承担。本案中,李吉平与鸿广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李吉平作为实际施工人就其所得工程款理应依照上述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自行到税务机关开具发票并缴纳相应税款,鸿广公司以金牛公司向其支付结算款时已扣除相关税款,请求扣减李吉平承担同样之税款亦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鸿广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及处理结果正确,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二审案件受理费17,769.25元,由上诉人克拉玛依鸿广石油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耀军

审判员:李 萍

审判员:魏艳美

二O二三年一月五日

书记员:董雪娇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