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甲、王某乙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6-09-13(2016)苏1183刑初312号

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法院

(2016)苏1183刑初312号

公诉机关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甲,个体经营句容市申兴电脑针织厂(个人独资企业,以下简称句容申兴针织厂)。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5年5月20日被句容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某乙,句容申兴针织厂业务员。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5年5月4日被句容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检察院以句检诉刑诉(2016)29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6年7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院于8月17日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9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江苏省句容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郝杨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2年11月至2014年4月期间,被告人王某甲为非法抵扣税款,在其经营的句容申兴针织厂与灌云县大易棉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灌云大易公司)、灌云谷友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灌云谷友公司)、灌云恒毅纺织原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灌云恒毅公司)等3家公司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指使被告人王某乙联系张某(另案处理),采取支付开票费、资金走账回流等手段,从上述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3份,价税共计人民币1381800元,后用上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向句容市国税局抵扣税款共计人民币200774.38元。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2年11月至2013年4月,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通过张某从灌云大易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7份,价税合计人民币738000元,抵扣税款合计人民币107230.79元。

2、2013年5月,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通过张某从灌云恒毅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价税合计人民币220000元,抵扣税款合计人民币31965.82元。

3、2014年3月,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通过张某从灌云谷友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份,价税合计人民币423800元,非法抵扣税款合计人民币61577.77元。

被告人王某甲于2015年5月17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王某乙于2016年2月19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案发后,被告人王某甲已将抵扣的税款全部予以退出,暂扣于句容市公安局。

对上述事实,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均无异议,且有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的供述;证人张某、王某丙等人的证言;书证户籍信息表、营业执照、到案经过、认证结果通知书、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银行交易明细、扣押清单、辨认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依法应予以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系共同犯罪,其中,被告人王某甲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乙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对被告人王某乙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本案已抵扣的税款已全部退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已被挽回,对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均可酌情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罪表现,对二人均可酌情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甲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已缴纳)。

二、被告人王某乙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谭江宇

人民陪审员: 蒋士明

人民陪审员: 李盛兰

二O一六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徐 燕

京ICP备2022018433号-1

客服电话:13618386335

Copyright 2020 - 2022 税法网 www.shuifa.cn All.